黄宏墨:挥墨放歌

订户

字体大小:

演唱会的票到截稿前总共卖出约九成,主办方闲聊时无意中漏出疑问:2012年满满手拉手唱《惜缘》的一成人去了哪儿ha?

这“ha”真让我有点忿意:你叫我化妆,拍一些走在街上都会被人认出来的清清楚楚照片,我拍了;你要我穿多多花哨的衣服扮星星,我也穿了;上电视、做广播、让记者访谈、见人就笑笑,我哪样不是一一照办?我只差没裸跑、调戏良家妇女搞爆点新闻,你还要我怎么样?我只是一个写歌的摄影师,我怎么能猜得出观众的心理?他们不来我也没办法啊!你当初不是说好是因为觉得我的歌曲有意思才找我办演唱会的吗?怎么你(越说越委屈)……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即刻成为早报订户,让阅读畅通无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