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新马开启VTL的隐忧

作者认为,政府要与马囯开通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打算优先让在两地工作而与亲人分隔的人相聚团圆,是令人欣喜的计划。不过,他认为如果让国人再次越过长堤去消费,则会造成国内消费市场进一步萎缩。(唐家鸿摄)
作者认为,政府要与马囯开通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打算优先让在两地工作而与亲人分隔的人相聚团圆,是令人欣喜的计划。不过,他认为如果让国人再次越过长堤去消费,则会造成国内消费市场进一步萎缩。(唐家鸿摄)

字体大小:

疫情暴发前,很多马来西亚人每天辛勤往返新马两地。新元币值坚挺,让这些马国人受益匪浅,当中不少人在家乡买房买楼,拥有百万家产。他们刻苦与努力的精神,很值得新加坡人学习。他们为新加坡的经济发展与就业市场做出很大的贡献,对新马两国都是双赢。

几年前我家做小装修,帮我安装电线的马囯电工每天往返新柔两地。他在新山吃了早午餐才来新,做完我家的工程后还要赶另外两家,傍晚收工后又回新山吃晚餐。他在我家的两个小时工程收费230元,每天有400元至500元收入,以一周工作五六天计算,他在马囯可谓高收入群体。在疫情前,这是不少每天往返两地工作的马国人的写照。

疫情来袭,让新马人民都受到极大的伤害与考验。我国经济受创,国内市场一片惨淡。马国经济也受重挫,很多在新工作的马国人无法回家消费,不少无法来工作的马国人则面对极大的经济压力。柔佛州因为少了每天往返工作的马国人和新加坡游客的消费,所受到的冲击比其他州严重。

这么多年来,新山的兴旺可说是受益于新元。据《海峡时报》2015年8月26日的报道,新加坡人与来新工作的马国人每年为柔佛贡献约500亿令吉(约163亿新元)的经济效益。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经过疫情蹂躏,我们是否还应该让这么大笔的金钱每年流到马国呢?

疫情前,国人最喜欢也最常到新山消费。亚洲新闻台网站今年1月29日的评论文章指出,在所有地方当中,新加坡人最想念新山。然而,疫情已彻底改变整个世界。无论出于经济还是疫情的考量,都不应该让大批囯人涌入新山消费,也不应该允许在我国工作的马国人每天往返新柔两地。

我国零售与服务业近年来停滞不前,原因一来是国内市场太小,二来国人虽有消费能力,但爱出国旅游,多少让国内市场流失商机。过多的购物中心充斥全岛各个角落,也造成顾客严重分散。疫情暴发后,居家上班与学习让许多人足不出户,严重影响消费。有些邻里购物中心的人流量虽大,但很多商家还是感叹生意下滑。市区购物中心的人流量越来越少,买气也不高,情况最令人担忧。

网购平台的竞争导致消费模式迅速转变,商业营运成本又不断上涨,国内消费市场已到了萧瑟的困境。近期一些百货公司不是结束就是缩小店面,市区一些购物中心也多了不少空置店面,市场低迷的情况不容忽视。

政府要与马囯开通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TL),打算优先让在两地工作而与亲人分隔的人相聚团圆,是令人欣喜的计划。不过,如果让国人再次越过长堤去消费,会造成国内消费市场进一步萎缩。同样,那些在我国工作的马国人也应该住在我国,而不是像过去那样每天往返。这不仅能控制任何疾病的传播与扩散,也会给我国带来一些经济利益。马国人要在这里工作,也应该住在这里,这是比较公平与合理的做法。

虽然我国经济重视高端领域如科技、金融、制造与生物医药等,但如果中小企业与许多小商家饭碗不保,将不利于我国未来的发展。

我不是倡导保护主义,更不是排斥马囯人来新工作。我有不少马国朋友与员工在新加坡工作。对于马国人,我心里有许多的赞赏与敬佩。

然而,我也是零售业者,对疫情所造成的冲击感触很深。我们无法预测这场危机什么时候会过去,我们能做的是把伤害降到最低。危机的发生是要我们重新思索如何更好地面对末来的挑战,也让执政者审思一些政策与条例。希望政府能以保障国内市场为大前提,在经济严峻和囯民生计充满变数的艰难时期,让更多国人留在国内消费。

马国人对我国经济的贡献是不可或缺的,我也期待更多马国人来新工作与居住,让两岸人民能在后疫情时期并肩作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