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请不要再叫我们处理掉社区猫了

读者表示,社区猫儿体积小,也不带侵略性,希望能让喂猫义工好好地照顾它们,给它们的生命一个机会,在组屋楼下安身。(图/Pixabay)
读者表示,社区猫儿体积小,也不带侵略性,希望能让喂猫义工好好地照顾它们,给它们的生命一个机会,在组屋楼下安身。(图/Pixabay)

字体大小:

我是一名负责任的爱猫者,最近却因遇到组屋居民频频向市镇理事会投诉社区猫儿,非要把它们移除,让我们这些爱猫者非常气馁。

我遇到的多数组屋居民都是善心人士,有些不爱猫,但也可以容忍这些社区猫儿在组屋楼下栖身。但时不时就会出现一些与猫儿势不两立的居民,一看到猫儿出现,就会向当局举报投诉,而且一而再这么做,有关当局偶尔为了息事宁人也有意妥协,让喂猫义工之前所付出的努力都付诸流水。

我住在西海岸2街第715座组屋,不久前这里来了一只老猫,因为喜欢坐在停车场里的电单车坐垫上,被一名居民向西海岸市镇会投诉。我为了不让来处理的官员难做,只好收养那只老猫,把它寄放到宠物旅店,让它可以在那里终老。但老猫被送走后,这名居民大概觉得自己的投诉很有效,又向市镇会投诉原本就住在组屋楼下的黄猫。这只黄猫已经在这里住了很久,每天都有人去喂食,并已接受绝育手术,平日也没有骚扰到任何人,很多居民也都喜欢它。

市镇会在接到投诉后,又来找我们这些义工要讨论如何解决问题。其实我们每每接到这样的讨论邀请,都会觉得很泄气。

动物与兽医事务组(AVS)已承认这些猫儿是社区猫,也同意让义工喂养和负责照顾这些社区猫。AVS为了可以控制猫的数量,也赞助绝育的费用,目前已接受绝育的猫儿,不会被防止虐待动物协会与动物与兽医局捕捉,因为他们知道义工们出钱出力为猫儿绝育,也觉得这是人猫共处的可行方法。

但如果市镇会一遇到容不下猫儿的居民投诉,就要来“解决”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只会助长这些人的投诉行为,也让我们这些喂猫义工觉得很困扰。

社区猫一旦被送走,不久就会有其他的猫儿来取代,我们不可能见一只赶一只。其实这些社区猫儿体积这么小,也不带什么侵略性,我们为什么不能让喂猫义工好好地照顾它们,给它们的生命一个机会在我们组屋楼下安身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