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迪:中国经济深陷重围的突围三策

字体大小:

高中的时候爷爷得了肺癌,我每天都期盼着能听到爷爷病情好转的消息,只是在化疗的折磨之下,爷爷越来越形容枯槁,没有一点好转迹象,最后爷爷在受尽痛苦折磨后去世。

泪水滂沱之下,我立志去学医,攻克癌症,结果造化弄人,我学了经济学。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是一个病人的话,那么经济学者就是医生吧,我一直是这样理解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