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恒:有权说再见?

两个月前,我的四姨到医院领取医药报告,医生告诉她,她只剩下三到六个月的生命。

四姨患上末期癌症,医生说,癌细胞已扩散全身,化疗无法再起任何作用。也就是说,她只是在“等时间”而已。

她当时就很坚定地问了医生:“你可不可以给我注射药物,让我现在就离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