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梁海彬:一起说故事

字体大小:

外国朋友捎来信息告知,在杂志上读到“新加坡的学校只准体罚男学生,不能体罚女学生”的报道,她问我:“是真的吗?”

对于这类“异国奇闻”,我一笑置之。由于奇闻刊登在杂志上,我还是担忧不知多少读者会因此对新加坡产生了不切实际的想法。

我曾经在台湾碰到一群可爱的台湾朋友,他们竟然问道:在新加坡偷东西会被判死刑吗?偷吃口香糖会不会判鞭刑?那一刻,我感觉时光仿佛倒流回到蛮荒年代。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