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从兴:从“孔颜乐处”说开来

字体大小:

与天地相比,人是很渺小的,而且必须过着顺应天地之道的生活。所以,一个真正的儒家,他在事功方面固然可以有很大的追求,如开疆拓土,建国立业等等,就像天道那样的刚健不息,但是其内在的德性修养,却必须像地道那样的厚重朴实,这就是所谓的“内圣外王之道”。

虽然没有证据加以证实,但我深信至圣先师当年讲课时,绝不会是像我们现在这样,有一个舒适的讲堂,然后孔老夫子舒舒服服地坐在椅子上,跟同样是舒舒服服地坐在椅子上的弟子们开讲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