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赟:北京人的荣耀与烦恼

十多年前我毕业的时候,还碰上了好年景,不像今天连海归博士,在中国也得打破头四处抢教职。记得本来可以进北京某名牌大学,但当时太傻太天真,觉得动辄上万块钱一平米的房价太贵,确实我没能预见这个价格还会翻好几个跟头。而且有哮喘的我也确实害怕北京可怕的雾霾与沙尘暴,就选择了另外一条人生轨迹。自此之后北京人口也在不断快速增长,据统计,从改革开放至2012年,北京人口增加第一个400万用了近二十年,第二个用了八年,第三个仅用了五年,至2012年时已突破2000万大关。究其原因是进入新世纪之后,由于城乡、区域以及收入差距之间不断扩大,进大城市淘金就具有了天然的驱动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