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严孟达:福士伟根奈何作弊

字体大小:

曾经读过这样的一则笑话:一个法国人,一个英国人和一个德国人被判处斩首。行刑前,法国人的最后愿望是喝一杯红酒,喝完红酒,法国人潇洒地站到了铡刀下,铡刀从高空落下,落到一半却卡住了,这显然是“上帝的旨意”,法国人被放了;英国人最后的愿望是喝一杯英国早餐茶,喝完茶后,英国人轻松地走到行刑台,铡刀从高空落下,落到一半又同样卡住了,当然这也是“上帝的旨意”,英国人也被放了;问德国人的最后愿望,德国人说:这杀头机器坏了,你们不修好它,我是不会站上去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