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克恩:回归书本 回归阅读

字体大小:

观点碰撞

在信息化的时代,人们每天都在处理大量的文字信息。诸如书本、报刊、社交媒体等等,充斥我们的视线。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这些文字,但这算得上是阅读吗?

近日拜读张从兴《新加坡人的阅读率很低吗?》一文,对于文中“如果我们把阅读媒介从传统书籍,改成以电脑或智能手机为媒介的网络文本,也许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笔者按:即新加坡人阅读率很低的结论)”的观点,笔者基本认同。但如果我们进一步深究阅读的本质的话,或许紧接着要追问的是:如此的阅读风气(网络阅读)是喜是忧?值得鼓吹吗?

阅读向来被视为是人类获取知识最直接也最有效的途径。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阅读书本也就攸关人类进步。但科学家发现,阅读并非人类的直觉本能(instinct),而是后天习得的能力。阅读(包括阅读方式、习惯等)是会随时代风气与文化氛围而改变的,所以网络阅读蔚然成风也就不足为怪。可是,网络阅读是否也能如书本阅读一样,作为“人类进步的阶梯”呢?

针对目前网络内容东拼西凑、缺乏审核、断章取义的现象,不少专家学者批评网络阅读为“浅阅读”“烂阅读”,对于读者(尤其是年轻读者)的智力发展没太大益处。研究也发现,网络阅读有碍于培养读者的理解能力。

挪威的斯塔万格大学在2014年进行一项针对电子阅读的调查研究发现,阅读者复述与理解文本内容的能力弱,对于情节的记忆模糊。其中的原因,研究员提出阅读的感官体验(sensory experience)的说法,即人们在阅读时,除了视觉之外,手握书本、手指翻书页等触觉,对于头脑处理阅读信息以及储备记忆有很大帮助,而这正是电子阅读(包括网络阅读)所欠缺的。

另外,网络阅读的方式也会影响我们的性情发展。许多人总是感叹,习惯了网络阅读之后,似乎很难拿起一本书耐心地看完它。尼尔森诺曼集团在2006年针对网络阅读习惯展开一项调查发现,人们网络阅读方式呈现出“F”字形的现象,即开始阅读时会快速横向阅读,大概两三行后会以飞快的速度纵向阅读。其结论是:很少人会像阅读书本一样认认真真、字字句句阅读网络读物。因此,如果网络阅读成为人们主要的阅读习惯时,人们在处事待人方面是否也会随着缺乏耐心、变得浮躁呢?

对此,近年来在世界各地发起所谓的“慢读”(slow reading)运动,如“全球慢读计划”、美国的“slow reading club”以及新加坡的“slow reading movement”,呼吁人们放下手中电脑、手机,回归书本。

“华人阅读社群”在其宣传网站上有这么一行标语:“慢读。与书对话,与人交心”,道出了书本与人的内在关系。我们人类的进步有赖于书本,书本是我们进步的根本,我们怎么可以“赖其末而不识其本”?

更有提倡生命与生活阅读的宣传:“阅读不局限于书本,生命与生活皆是一种阅读”,令人想起古人的读“无字书”。清代张潮说:“善读书者,无之而非书,山水亦书也,棋酒亦书也,花月亦书也”,举凡自然现象、人文景物都可视为“无字书”,这也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含义。

古人的智慧,正是从大自然的演化以及生活的实践中提炼出来的,但他们所依赖的依然是书本。书本记载的是前人的智慧结晶与文化精神,在阅读这些具有生命呼唤的文字的过程中,人们受到一种精神上与思维上的感召。

在从书中文字和古人进行对话与思辨的过程中,阅读使人开悟,再贯彻到实际生活当中,便在前人的基础之上推进人类的智慧。所以“行万里路”的准备是“读万卷书”;读“无字书”的前提是读“有字书”,从有到无是一个过程。

“有”是一种存在,“无”是此存在的升华,人们都是在“存在”中去探求知识、意义与价值的。正如科研发现,脑处理信息依靠人的感官系统,而我们也常说人是感性的动物,突显了存在感的重要性。书本是实体物,其给人类的存在感也大大超越于虚拟的网络读物。

网络阅读是时代的产物,是我们人为的一种自然现象,我们有必要从阅读的本质出发,去探讨网络阅读的弊端。无论在情在理,回归书本,即回归阅读的本质。因此,对于网络阅读成为主流阅读方式与习惯的现象,我们还是要持谨慎态度。

作者是华东师范大学博士生

尼尔森诺曼集团在2006年针对网络阅读习惯展开一项调查发现,人们网络阅读方式呈现出“F”字形的现象,即开始阅读时会快速横向阅读,大概两三行后会以飞快的速度纵向阅读。其结论是:很少人会像阅读书本一样认认真真、字字句句阅读网络读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