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慕媛:家族企业:创业守业· 三代之谜

字体大小:

梦远册

历史及现实也多显示,创业或立国皆需强人,唯强者能出头,这也是陈家庄现任大家长的理念,他甚至认为到了第二、三代,仍需权威家长领导。

家业传承该谁接班?

企业经营与环境保护的永续发展,已成当前热点,从国家层级到私人企业与个人,都认同永续经营是王道,尤其家族企业,更迫切面对接班人“传贤或传嗣”及“富不过三代魔咒”的巨大挑战。

昨日(9日)新传媒的试映会,推出了讨论我国家族企业的制作——《星期二特写》系列8集人文纪录片《家庭兵团》,深度报道仟湖集团的观赏鱼培育、卓氏胡姬园的种植业、中和药行一甲子历史的中医世家药行,以及百人同住五代同堂、从养猪业发展到多元化企业的陈家庄。这些企业我们多半耳熟能详,一路走来,无论经历多少颠簸挫折甚至几乎倾家荡产,仍然风雨同舟、不离不弃,家人重新振作扛起家业,种种艰辛苦况难与外人道,依靠的,正是坚贞不移的家人同心、其利断金。

知易行难。家族越大,步伐一致的难度加大。

1995年我任职《亚洲周刊》特派员时,专访了陈家庄与大当家陈逢坤(亚刊1995年4月30日,第56-59页)。当时年轻的我,与摄记同赴樟宜尾的陈家庄,对20个家庭共73口人“同居共财”的初次震撼,就始于足下,那是进屋之前门口数不尽的大小鞋子,那是我一生中见过的,鞋子数量最浩荡的大户人家。20年后,大家长陈逢坤做表率走出国门,兑现了他当初的承诺,让家业在海外大展拳脚、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让下一代有更高的起点。

少年便立志改革家族生意的陈逢坤,向兄长立誓“非畜牧系不进”,如今重读他当年接受访问时的豪言壮语,以及台湾妻子戚志萍对夫婿的形容,饶有兴味,忍不住引用我当时记录的数段文字以飨读者:“(戚与陈同样攻读台湾畜牧系)当时戚在台糖农场实习,彼此不认识,她打电话回家报平安,陈走到她身边,表示想追求,还嘱咐她可趁便在电话中询问其母,是否介意有个侨生女婿。这种结交方式令戚大感惊讶,觉得此人是神经病”,单刀直入的务实性格,显示陈在明确目标后,马上直击的行动力,也正是许多创业者突出的共同特点。她回忆:“陈逢坤是个计划周详、行事快捷不浪费时间的人,他留台时期的理想和计划,日后都一一实现。”

陈家庄20年前明列的三大原则十大家规,至今没有改变。专访文章里,陈不掩饰他一生“崇敬李光耀忧国忧民、全力以赴的精神”,还斩钉截铁指出,第二、三代需要权威家长领导,但给予下一代充分的自由空间,比如大家庭共餐改为自助餐、个人自由投资拥有私产、1994年开始让第三、四代的薪金与市场挂钩,等等,但厨房必须中央,绝不允许各户私设。在回答“接班人”问题时,当时年方42岁的陈逢坤没有正面回应,而是强调为第三、四代家人提供最好的教育来提升他们,待学成后回馈贡献陈家庄。

台湾董事学会理事长许士军曾指出,华人家族企业接班问题的关键,是要认清接班应该以“政治问题”,而不是“管理问题”的眼光看待,就能在铜板落下時,十拿九稳得到正面,为企业再创机遇, 因为“依公司法成立的董事会,背后代表的是权利,而权利如何分配, 是政治问题,非经济管理问题,前者(政治问题)在学校是学不到的。”

历史及现实也多显示,创业或立国皆需强人,唯强者能出头,这也是陈家庄现任大家长的理念,他甚至认为到了第二、三代,仍需权威家长领导。家业传承,都希望出现有气魄、有能耐的真强者来当家,以力抗“富不过三代的魔咒”。但家族企业,最终应该传贤,包括非我族类的外人,还是必须传嗣?

台湾董事学会与华人家族企业联盟2013主办的论坛,就集中探讨横跨两岸三地的“接班工程”及“家族转型”两大议题,掌舵人或专业经理人,董事会或基金会,拥有权或经营权,何种治理模式为佳,毫无定论。有危机感的大家长,于开疆辟土之际,时刻都在牵挂同样的接班工程。

许士军再举例,不少世界级企业顺利传承百年以上,都成立基金会,让事业得以长久;或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创办人世代保有所有权;或参考华人首富李嘉诚做法,长子接棒家业,小儿子得雄厚资金开发新业务,使“子嗣每个人都是第一代。”

问题是,李氏只有二子,以其富可敌国的身家让子嗣守业,及再创业,似乎不费吹灰之力,但目前也止于第二代,故事还在继续。对开枝散叶并进入第三代的较大型家族而言,家族企业的永续、接班、守业、再创业,在在都是艰巨的挑战。

(作者从事媒体与翻译培训

cmw.zm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