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文:适合新加坡的政治模式

字体大小:

狮城脉搏

陈庆文

在庄严的仪式和气氛中,第十三届国会于上个星期五开幕。这也是实行三权分立制度的新加坡,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齐聚一堂的唯一场合。

它提醒我们,独立后的新加坡克服万难所取得的增长、发展和成功,是建立在善政(good governance)的基础上。三权中的任何一个若是变得无能或腐败,善政将被削弱,人民的福祉也会受损。

因此,陈庆炎总统在施政方针演讲中也谈到“良好政治”就不让人感到意外了。事实上,良好政治是去年9月大选时人民行动党反复强调的课题。这是强有力的信息。善政在新加坡的建国历程中扮演核心角色,去年的SG50庆祝活动和建国总理李光耀的逝世,更凸显了其重要性。

2014年5月,陈庆炎总统在第十二届国会第二会期开幕,发表施政方针演讲时提到了“建设性政治”。因此,这一次的“良好政治和领导人”,可以说是进一步的延伸。陈总统表示,建设性政治是“以国家和人民为先”的政治,不诉诸“短期民粹主义措施或政治僵局与瘫痪”。

对于国家所面对的挑战的全面和热烈辩论是重要的,但建设性政治也意味着“为了我们的未来,做出必要和果断的决定……确保新加坡的未来发展,有最好的想法和领导人”。然而,“我们必须以长远的观点来追求共善。一旦辩论结束,我们就必须再次携手,团结一致地共同迈进”。

国会在辩论总统2014年5月施政方针演讲时,建设性政治这课题引起人民行动党和工人党的辩论,李显龙总理和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也激烈交锋。

上星期五的总统施政方针演讲进一步阐明,什么是政府认为是最适合新加坡的政治模式。不过,“良好政治”取代了“建设性政治”。

陈总统说:“好的政治则能确保我们投选出有能力拟定和落实良好政策的政府,强化国家并团结人民……我们有好的政治是因为我们的政策惠及全民,而我们有好的政策,是因为我们的政治扩大了我们的共同空间”。

他表示,良好政治不可或缺的,是能干且诚实的政治领导人;新加坡人也必须以最高标准来衡量政治领导人,同时严格要求他们做“有利于新加坡和新加坡人的事”。此外,我们的政治制度必须能允许“政府有效执政,照顾全民的利益”,避免狭隘自利的政治,支持明确的投票结果。与此同时,适当的制衡也是重要的。

陈总统强调,为了顺应新加坡的情况与需要,我们创设了非选区议员制度(1984年)、官委议员制度(1990年)、集选区制度(1988年)和民选总统制度(1991年),而它们都行之有效。

但随着局势改变,我们的政治制度“必须与时俱进地更新”。他宣布,政府将谨慎探讨这个课题,“看是否需要,又该如何改善政治制度,以确保我们能长期拥有清廉、有效且负责任的政府。”

和建设性政治一样,良好政治这个呼吁将引起国会议员和人民的激烈反响。我认为“良好政治”是对“建设性政治”的进一步阐述。这两者的结合,正是行动党政府认为,新加坡人应该对政治人物和政府所要求的政治。在短期和长期来说,什么是有利新加坡的政治,关系到每个新加坡人的利益,他们也应该有自身的立场。

我在2012年至2014年间担任官委议员,有幸见证和参与许多反映了激情和坚定信念的辩论。当然,偶尔也会有哗众取宠和作秀的时候。

政治不能沦为娱乐

尽管第十二届国会是自首个国会于1965年12月开会以来,反对党议员人数最多的,议员们却为国会辩论和程序设定了适当的气氛。一些国人希望看到更多的刀来剑往,但政治有其现实生活中的后果,即使有一些激烈的交锋,也绝不是实况电视节目!

在我们的政治发展过程,寻求适合新加坡的政治是一个不时出现的课题。从某个角度来看,它反映了国会庄严的本质,和国会外的激烈政治角力全然不同。这样的不协调是否显示,国会的辩论不能准确捕抓民众的情绪?当然不是。在国会里,我看到议员、非选区议员和官委议员,对人们所关注的各项热门课题发表广泛的意见。翻查国会实况(Hansard)报告记录就知道这是事实。

对于国会辩论,主流媒体除了报道政府的观点,也应该更好地反映来自行动党、反对党和官委议员的相反和不同的意见。

极端的看法在国会很少见,它们主要在网络大行其道。网络空间的“回音箱”(echo chamber)效果,让它们变成主流,并引来许多追随者。这些极端的观点可以分裂社会。网上关于移民的这类意见,尤其是在2013年《人口白皮书》引起激烈辩论时,便是很好的例子。浏览网络世界远比查看国会记录方便,因此,认为分裂的政治就是新加坡的政治趋势的错觉可能存在。当然,这是不正确的。

那么,国会是否应该反映这些偏执和没有什么价值的看法?答案应该是否定的。事实上,议员和政府应该以事实和理由充分的观点大力反驳,尤其是在这些看法让一些人信以为真的时候。国会也不应该给这些没有根据的看法太多宣传。

一般新加坡人对政治制度,包括选举制度的看法,是可持续的和目标明确的政治的关键。国人必须觉得自己享有政治权利,并自觉他们是制度的主人。此外,在认知和情感上,他们也必须认同这个政治制度。

因此,我们的政治制度必须建立在诚信上,并全心全意为大多数人的利益服务。它不但要公平,也必须在实质上被视为是公平的。对良好政治来说,手段和目的同样重要。

目前,独立后出生的选民已成为大多数。他们希望政治更多元化、政治竞争更激烈,并有更多的民主和开放。

对于往往把新加坡的繁荣、舒适和稳定生活视为理所当然,甚至是与生俱来权利的较年轻国人来说,新加坡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从第三世界晋升到第一世界的故事,不能引起太大的共鸣。他们可能更向往其他自由民主国家争锋相对和缤纷多彩的政治。对于我们的政治制度的美德和优点,他们可能没有足够的了解。

我们的一党独大局面,意味着政府必须明白国人对一个更公平政治制度的期望。新加坡人非常重视公平竞争,也希望国会更有代表性。要有良好政治,就必须让国人相信并确保我们的政治制度是公平、开放和向所有利益相关者负责的。

随着国人民主意识的增长、在公民社会与政治上更多的参与,和对政府运作程序的关注,可持续政治制度的最大挑战,是确保包容性和代表性。

总统施政方针演讲的标题,是《重申共建更美好新加坡的承诺》。这是非常贴切的,因为我们正进入下一阶段的建国历程。共建更美好新加坡一直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我们如何到达目的地,现在和未来世代的新加坡人是否可以期待更美好生活,取决于这个共同的目标有没有一套共同价值观来指引,和一个可以做出符合原则和正确决定的政治制度。

作者是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叶琦保译。

新加坡人非常重视公平竞争,也希望国会更有代表性。要有良好政治,就必须让国人相信并确保我们的政治制度是公平、开放和向所有利益相关者负责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