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森林:彭由国事件的省思

字体大小:

狮城脉搏

新加坡全国职工总会前主席、工运领袖兼国会议员彭由国,由于涉嫌在1970年代贪污工会将近46万元的款项,在1979年年中被贪污调查局调查,同年12月被控上法庭,并于1980年1月弃保潜逃。经过长达35年的逃亡生涯,他经受不起内心的煎熬,同时不希望孤独终老客死异乡,终于在2015年6月向新加坡驻泰国大使馆自首,并于2016年1月22日被新加坡国家法院判处五年监刑。

彭由国的弃保潜逃事件,在过去35年间不时会被国人提起。一个精壮的中年人,在新加坡消失35年后,音讯全无,通过媒体的报道,当他重新出现在国人的眼前时,已变成一个白发苍苍、双目无神、形容枯槁的耄耋老人。他迟来的醒悟与自首,成为国人这几个月来茶余饭后的话题。彭由国的犯法、弃保潜逃与最终的被审判,相信可以作为人们现实生活中的反面教材,警惕那些脑际闪过贪污犯法念头的人士悬崖勒马,更给那些同样弃保潜逃的人一个活生生的教训,让他们不会心存侥幸。

如果彭由国当初勇于面对法庭的审讯与判刑,以他所涉嫌贪污的将近46万元款项看来,即使司法机关要施以严刑以杀鸡儆猴,应该最多不会被判超过十年的监刑。据《联合早报》报道,他的妻子当初在工业职工联合会提出民事起诉后,支付8万5000元给联合会并与后者取得庭外和解;虽然这笔款项远不及他所涉嫌贪污的数目,而且不能用来抵消他所贪污的实际款项,但他的实际贪污所得已经少于40万元,却是不争的事实。

纵观彭由国的弃保潜逃事件,笔者尝试归纳出五个不智之处。首先,此举导致彭由国输掉天伦亲情。由于潜逃35年,他失去了当初面控服刑后陪在父母、妻子与儿女身旁的机会;如今他的三个儿女已经长大成人,而他始终没有看过自己的两个孙女。令人唏嘘的是,当彭由国在今年1月被国家法院判刑时,他的家人并没有在法院旁听。我相信,在彭由国逃亡的35年间,虽然行动获得自由,但负罪之心与负疚之苦肯定不会亚于坐牢。我们假设当初他被判监刑十年,在这十年间,不但他的家人能够通过探监与他定期见面,而且在他刑满出狱后,应该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可以与家人团聚,共享天伦之乐。

输掉健康也输掉尊严

其次是输掉健康。据报道,彭由国的弃保潜逃导致他穷途潦倒,居无定所,曾当过猪农、小贩、仓库看守员和油脂清理员。由于经济拮据以至缺乏医疗照顾,他的右眼瞎了,左眼视力下降,听觉也有问题,最后连仓库看守员的工作也保不住。倘若彭由国当初没有选择潜逃并真的被判处监刑,以新加坡监狱当局为服刑人士所提供的医疗护理来看,他的双眼视力与听觉相信会比目前好很多。

再者是输掉尊严。彭由国之前之所以会弃保潜逃,即表明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贪污罪嫌难以掩饰,最终难逃牢狱之灾。如果他当初能够有所担当,勇于面对贪污后果和接受司法惩处,那也总比家人背负着儿子、丈夫和父亲弃保潜逃的骂名来得强。他在逃亡时,对于居留国而言他是一个非法移民,没有身份证,连第二等或第三等公民也谈不上。35年来过着抬不起头的没有尊严的日子,那种内心的煎熬感不言自喻。

第四是输掉金钱。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监狱的功能在于惩戒和改造在法律上犯过错的人,一个人曾经犯错并不代表他会永远犯错,坐过牢经过改造,出狱后东山再起的例子尽管不是很多,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假设当初彭由国服刑十年后出狱,那出狱时55岁的他只要能够觉悟昨非今是,还持有一颗奋斗之心,那他在事业上应该还是能有一番作为的。更何况,他当初一弃保潜逃,10万元的保释金就化为乌有了。

第五是罪名多加一条。据知,彭由国在2015年12月再度上庭时,不止要面对1979年时所面对的控状,而且被加控28项控状,最后总共面对34项控状。据报载,他所面对的控状包括失信罪、擅自挪用工会公款、教唆他人向查案人员提供假资料、教唆他人伪造证据、违反庭令。违反庭令这个罪名,相信就是针对他当初弃保潜逃而加上去的。

彭由国之前虽然逃过一时的法律制裁,却始终逃不过一辈子的内心谴责与愧疚感。无论如何,他最终选择向良知自首,向当局自首,选择在耄耋之年面对锒铛入狱的结局,虽然他的醒悟来得很迟很迟,但他的醒悟与悔过之心仍然是值得我们肯定的。

作者是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博士候选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