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美燕:谦卑如是说

编辑室内外

台湾首位选定女总统蔡英文在胜选过后发出的第一道命令,要求民主进步党全体党公职人员“谦卑、谦卑、再谦卑”。

她说:“台湾人民不分蓝绿,不分政党、不分族群,在新的时代,一起为了改革国家努力,这就是蔡英文的承诺,这就是蔡英文的保证。”

蔡英文的“谦卑论”会不会落实,她的承诺与保证会不会跳票,台湾人民自然会“听其言,观其行”。

不知从何时开始,谦卑成为政治竞选前后的关键词。政治人物高举谦卑,或许是因傲慢遭受惨败后的大彻大悟。2014年12月3日台湾九合一选举,国民党大败,当时身兼国民党主席的马英九总统辞去主席职位为败选鞠躬道歉并表示,“九合一”选举大败提醒了他们:“掌握权力,就必须谦卑倾听。”

这在在说明,“败坏之前,人心骄傲;尊荣以前,必有谦卑”这句箴言有其道理,有人听了说了,有人听了做了。

新加坡去年9月11日举行大选,人民行动党以近七成的得票率蝉联执政。李显龙总理的胜选感言,内容也论及谦卑。他于凌晨举行的记者会上说:“对于新加坡人给予我和团队的信心,我深感谦卑,但选民也把重任委托给我们,我要提醒刚当选的议员,这样的委托意味着大家要加倍努力服务选民。”

李总理“深感谦卑”,无独有偶,去年中选的候选人,无论老将与新帅,选后都不约而同表示要谦卑。新人在受委担任政治职务时也说要“谦卑”。

《尚书·大禹谟》有言:“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意即自满会招致损失,谦虚可以得到益处。历史确实让人看见,骄傲带来败坏,而谦卑的领导者往往受到爱戴。在当今物欲横流的世俗社会,当政治人物论及谦卑,心态日益复杂的选民内心难免嘀咕,这其中多少或都存在功利思考——他们放下身段可能是为了要达到某种目的。

谦卑,是为人处事的一种胸襟,是愿意虚己、成就他人变得更好的甘心乐意……它是个抽象难以名状的词语,要说清楚、讲明白其中意涵,并让人切实感受得到的确很难。不过,在现实中,公开说出“要谦卑”的政治人物还真不少,在众人面前展现谦卑样式的则实属罕见。

据韩国媒体报道,2011年3月3日,韩国第17任总统李明博出席国家祈祷早餐会时,接受了牧师的提议——“我们全部跪下,在上帝的面前以罪人的心情进行一分钟的同声祷告。”报道指出,李明博总统与夫人跪下祷告,台下韩国当时最大反对党民主党党魁孙鹤圭也跪下祷告。

2012年10月4日,韩国现任总统朴槿惠在胜选之前的竞选拉票活动上,在蔚山一项旨在提高为国民服务意识而举行的“洗足”仪式上,亲自为一名女子洗脚。

李明博是基督徒,朴槿惠是天主教徒,基督教文明仰望的对象是上帝,“跪下”“洗足”不是政治表态,而是蕴含了宗教意义。韩国政治人物展现的宗教情怀,让人看见了谦卑的样式。

甘心跪下,意表承认个人的不足,愿意虚心受教;俯身洗足,表明的是甘心乐意为人服务。这些行动背后的精神若放置于世俗的政治领域去理解,意即从政者应“毫无条件、没有目的,百分百甘心乐意”为人民服务,这样的心志应让人民看得见。

在现代的民主政治,人民与国家的关系是主仆关系,毋庸置疑;也是行动党秘书长的李总理就曾在去年选举过后,以总理身份写信给行动党议员,呼吁他们在胜利时保持谦卑,且要时刻记得人民代议士是人民的仆人,而不是主人。

要维护和谐优质的主仆关系,不是容易的事,谦卑或许可以作为协调这个关系的润滑剂。在世俗的社会,从政者大可不必以“跪下”“洗脚”来表达为民服务的诚意,他们应有足够的智慧,让人民看见或感受到放下身段的谦卑。

保持谦卑是美德,高举谦卑不是坏事,在这个追求能力与成功的时代,人们往往认为谦卑待人就是输,其实,谦卑或许隐藏着一股更强大的力量,只是我们可能浑然不知,也可能是已经遗忘太久。

21世纪精明的选民,不会希望领导人的“谦卑论”仅止于“说说而已”;他们会耐心等待,看看领导如何把具体的抽象概念体现出来,好让社会充满更多谦卑与柔和的正能量。

(作者是本报新闻编辑组副主任

兼早报星期天副编采主任 ongby@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