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慕媛:西洋南洋·桃源何处

梦远册

凡船沉,有宝藏?这是自三国曹操“盗宝神兵”以降,古今中外“探险家”心驰神往的焦点。传闻沉船所在的古之海域,如今芳草萋萋莽林洲,只剩不及三米方圆的小小池水,供后人遐想联翩这世纪之谜。

身为土生土长的星洲赤道岛民,熟悉了数十年的蕉风椰雨、方物地文,逆反心理下的游踪反而偏向大陆块,至今游历过的周边岛屿屈指可数,只去了普吉岛、槟榔屿、多峇湖附近的夏梦诗岛(Samosir)、浮罗交怡(Langkawi)、刁曼岛、峇淡岛、龟咯岛,岛游阅历浅薄。去年底听闻文教界有心人拟在民丹岛创建东盟南洋大学,奠基典礼业已举行,即乘兴邀约校友,一行21人本月中游了一趟民丹。

民丹是印度尼西亚廖内群岛最大岛屿,40余万人口华人约占一半,潮州人居多;1866平方公里的面积比狮城大上2.6倍,赤道雨林绵绿茂盛不消说,有意思的是,这岛还有传说中的郑和与随员墓塚,以及下西洋船队中某沉船所在。史称郑和航海途中于印度古里逝世,衣冠冢葬于南京牛首山。

凡船沉,有宝藏?这是自三国曹操“盗宝神兵”以降,古今中外“探险家”心驰神往的焦点。传闻沉船所在的古之海域,如今芳草萋萋莽林洲,只剩不及三米方圆的小小池水,供后人遐想联翩这世纪之谜。

郑和七下西洋自公元1405年起,距今六百年,15世纪“天朝之国”明朝,开启了人类航海的壮举、睦邻亲邦的典范。当年宝船的船队规模、随从编制、指挥动员、协同辅成、知识总汇、航程导引,其气魄与卓识尽皆恢弘高远,硬件软件的成就走在时代的尖端,令人惊叹!

去年11月中旬,在参加“南大校友缅怀先贤陈六使之旅”的厦门行之前,与某大团特赴云南造访世界自然遗产元阳梯田,在哈尼族文化遗产保留村,听当地向导自豪的介绍:“郑和是我们云南人啊,原名马和、马三宝,是回族”。郑大人家乡在云南昆阳宝山乡,始于他的时代并且传扬至今的,是香气四溢、皮脆质美的昆阳卤鸭,这是昆明市晋宁县的著名特产,照足宣传所云,它中和了北方鸭肉与云南鸭肉秘方之集大成。大成的名号是应该受到肯定,因为此道非同凡响的祖传特制,鸭史悠久,口味醇厚,早已被列入昆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后人在大快朵颐、齿颊留香之际,也顺道缅怀人类航海事业的伟大先行者,E世代的行旅都如此这般推广,让精神教化与物质享乐一并消化。

过去两个月才出游一阵,远赴元阳或近窥民丹,都有当地人自豪地宣扬郑大人的遗风韵事,这又让我想起2013年,参与新传媒(国家文物局为纪念新加坡建国50周年而委托制作)大型纪录片系列《足迹》的资料研究工作,开始猛啃郑和的丰功伟业。追溯华族下南洋《落脚地》仅一集的资料,就花了我超过大半年的时间;制作方当初若分域分类分人物,单单华裔先贤的庞大资料信息,完全可以制作出翔实动人的三集纪录片。

团队高层早就谋定,汉唐太遥远,根据史料证据只需话说从头七百年,但那一段七百年,也好悠长啊!当时只身一人往返各馆址埋首史料、图片、视频、缩微胶片的超频密投入,恍若古人,时光隧道摇摇晃晃,昏黄而深邃。

最早有文字清晰记载狮岛为“单马锡、龙牙门”的汪大渊《岛夷志略》《郑和航海图》等书刊及无数珍贵图片,自然成为摄影机的猎奇对象,把原典一一拍下,再卷入文字绵密的牵引,述说先辈过番下南洋那数不尽的困顿艰苦,倾听涛涛江海翻尽百千浪的欢笑悲忧……

百年已逝,辗转回到眼前。上周赴一讲座会,名人畅谈城邦共同未来之挑战,不知是否命题巨大,催眠我半梦半醒,唯开讲前的一段视频及解说词的播放,把我从神游拉回现实,因为,那是我从事资料收集与研究工作那么多年,极为熟悉的本土史实:早岁的河岸港湾,舴艋毗连载来大批南来的苦力;破陋街巷穷困人民;无数先贤哲人前仆后继、号召奔走,为殖民地华裔的身份与家园毕生奉献,等等内容,连同过去我在某某会馆某某百年轩看过的许多视频制作,皆同出一辙,只能这样概括:粗制滥造、胡混了事!

民间组织的管事,常常因为同根同源的文化情愫,很轻易被同文同种、又极尽巧言令色之徒所蒙蔽,以为既能这般大胆说话,做事应该靠谱吧,不然怎敢天花乱坠有一分说成十分?究其实,视频与短片制作,不是光靠嘴皮子、一些文字包装,及哄人的功夫,很考究摄制水平与后期制作,即使数分钟画面,也应该做到技术到家、制作专业。摄制基本功都荒腔走板的低劣制作水平,不加分之余,反而降低主事者的专业,影响机构的声誉。

前后反复的下西洋与下南洋,人大抵为了寻觅落脚地和桃花源,凭借真材实料或者滥竽充数,在国际都会雪亮的睽睽众目下,很容易就见出真章。

(作者从事媒体与翻译培训 cmw.zm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