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猴年要上的政治课

练习曲

议员们今年需要认真学政治,选民也需要好好认识新加坡政治,特别是我国独特的民选总统制,以及今年会出现的民选总统制改革。

陈庆炎总统上月在代表政府发表施政方针演讲中,提到政治体制必须与时俱进,让这次国会奏出很吸引人的序曲,第13届国会第一次开会果然高潮迭起。

辩论施政方针中场的时候,李显龙总理发言近一小时,提出要对民选总统、非选区议员和集选区制度进行改革。这三个项目涉及少数种族权益、增加反对党在国会中的代表权,以及未来全国大选中的选区划分和竞争问题,任何一项都会引起很大争议和讨论。

一星期的辩论到了最后一天,刘程强提出由吴佩松替代李丽连出任非选区议员的动议,带我们进入另一个高潮。执政党党督、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在针对工人党的动议发言,提出了在工人党动议的基础上增加一个段落:“但令人遗憾的是,反对党参选人中获得最高得票率的工人党参选人李丽连,决定放弃她的非选区议员议席。由她所属政党得票率较低的一名参选人代替,违背了选民的意愿。即使其秘书长批评非选区议员只是水塘上的浮萍,工人党支持这项政治操弄以充分利用非选区议席。”

最后,这项原本由反对党提出的动议在修改后,在执政党热烈支持,反对党愤然弃权下通过了。

在去年9月11日大选开票当晚,败选的反对党人当中得票率最高的李丽连已经表明不接受非选区议员的议席,要把机会让给党内同志,让新人有机会进入国会发言。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一席非选区议员的位子就在政坛上激起暗流。

这起事件一开始就只能有一个结果:让另一名工人党新人进入国会。怎么把这个人送进去,才是焦点。因为如果执政党百般阻挠,会被视为“以大欺小”,而如果这次九个反对党议席都不让填满,人民又怎么相信执政党真有诚意把反对党在国会中席次增加到12席呢?

执政党再大方也不会白白地让对手轻轻松松地心想事成,他们会用什么方法“得了面子又不失里子”,是一场政治智慧的考试。

在这次的政治过招中,人民行动党胜了一局。用他们党内一名资深议员的话:“这是没有李光耀的国会中,给新议员们上的第一堂政治课。”

这位议员回想起自己初涉政坛时,见识过建国总理李光耀与惹耶勒南、詹时中还有刘程强的交锋,不论在论述还是辩术上都让他大开眼界。他说,这场辩论的谋篇布局,对执政党和反对党的新一代议员来说,应该也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国政坛过去50年因为种种原因,形成了一党独大的局面,那虽不是最理想的政治状态,但对于一个刚刚独立的小国来说,少了政治上的动荡,在百业待兴的建国之路上也少了一些曲折,让那个时期的从政者有一种建国的初心,把注意力放在“良善治国”,树立了执政的高标准。

政治一方面是最高层次的公益,从政的目的是要给人民带来福祉;另一方面,政治也是最残酷的竞争,政坛永远存在力量的冲突,对政治人物来说,确保政权的稳固与善政一样重要,甚至比善政还重要,执政的机会没了,善政则免谈。

与对手的实力悬殊,政治上相对平静,让这个政府相对于其他国家的政府,较少关注政治上的竞争,逐渐形成一种相信靠“治理好国家”,大方向对了,就能取得民心的心理。然而,政治不可能永远平静,政坛上力量的冲突是常态。

如果长期缺乏值得尊敬的对手,一个再强大的政党也可能会渐渐懈怠,失去韧性。这一点一直是工人党竞选时寻求选民支持的基础,我看这是人民行动党人虽不承认,但心里相信是认同的。

要执政党培养对手,那是很大的考验,也只有真正希望自己不会变得麻木腐化的政党,才会如此为难自己,给国会里的反对党更大的权利。执政党这个自我鞭策的方式,必定经过精准的计算与衡量。

因此在本届国会里,执政党新议员以及第四代领导团队必会经历更多磨练,而国会里唯一的反对党工人党,同样会给初入国会的三位非选区议员争取更多发言和曝光的机会,我们可以好好观察双方新人的表现。

议员们今年需要认真学政治,选民也需要好好认识新加坡政治,特别是我国独特的民选总统制,以及今年会出现的民选总统制改革。

“天无二日,国无二君”,李显龙总理在国会谈到民选总统制改革时,用了重话强调我国民选总统制的特殊性,总统拥有看管国家储备的监护权,但没有行政和政策制定权。

2011年总统选举期间,四名参选人中至少两人对总统权力做出了超越宪法规定的解读。理念上与政府一致的陈庆炎最终险胜,之后不同的群体就对下来的总统选举进行热烈讨论。

总理在谈到民选总统制改革时,有三个重点:提高对参选人的要求、加强总统顾问理事会的影响力、确保少数种族可当选。前面两点争议性不大,第三点则最引人议论,这倒不是多数种族接受与否的问题,因为我国七位历任总统中,有四位少数民族,新加坡人对总统的敬重是超越族群的。

然而,在民主选举的精神与原则下,要如何兼顾种族平衡的“理”,以及本质上脆弱的族群“情”呢?近日与少数种族朋友聊起这个话题,即使他们也不能接受刻意的“让位”,因为这与新加坡一向强调的任人唯贤观念相抵触。有人于是建议,不如实施正副总统制,其中一人必须是少数民族,或许这是一个更情理兼顾的方法。

另外,总统顾问理事会向来低调,在进行改革的时候,人民应该对理事会的功能有更清楚的认识,唯有这样,在走到下届总统选举的投票箱前,大家才知道对总统有什么样的要求,赋予他什么权力。

猴年即临,重新认识我国独特的政治体制,是我们大家今年共同的功课。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

兼早报副总编辑 hanym@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