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赟:供给侧的春节晚会

字体大小:

文化视角

纪赟

不知道多少年没看过春晚了,倒不完全是因为出国后电视频道有异,也确实没时间。即使是除夕,我也总是习惯早睡早起读书工作。但今年除夕,却在饭后陪家人转到了转播春晚的频道。

开场还是一如既往的极尽排场、花团锦簇与地动山摇。无论外部世界风云如何变幻,这里永远都是正能量、奔小康再加上中国梦!此后就是一个又一个歌舞,看看题目就足以让人呼吸到那蓬勃到不可收拾的淋漓正气。《美丽中国走起来》《铁血忠诚》《走在小康路上》《盛世鼓舞》《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过雪山草地》《山丹丹开花红艳艳》《我的祖国》《发光时代》《冲向巅峰》《在你伟大的怀抱里》《光荣》《相逢春天》《小梦想、大梦想》等等,我喘口气先。再好的东西,也架不住这样让人有一次性吃补药太多太急的痛苦。

虽然十多年前我还看春晚的时候,它照例也会被人痛骂,但印象中还不至于如此的“满格正能量”。网上一看,果然是被“骂成狗了”,以至于新浪微博的春晚公众号都干脆关掉了评论。

未能免俗,即使在中国时我也不是春晚的粉丝。这倒不完全是因为思想落后,而是感觉它太假大空,实诚人一般都不太受得了那一套。要说春晚吧,本来不过是在年夜饭吃完后大家乐呵乐呵,结果却有人觉得你们那样傻乐呵可不行,要受点爱这个爱那个的教育,也就是所谓弘扬正能量。

如果用点学术分析的话,那就是已然将这个传统节日中最为重要的时间段,上升到国家仪式的政治层面了。它全国多台直播的方式,它的高渗透性、垄断性、共时性使它成为了一个灌输国家意志的绝佳载体。因此,它要面面俱到地体现国家的各项方针政策,同时也就有着各种不允许的雷区。所以我们就会明白为什么春晚一定会有民族、台港澳节目,并要有海外华人华侨齐庆贺,这正是体现其天下意识的关键点。

以前春晚的一首歌就可以让一位歌手红遍大半个中国,正是这种传播力的体现。也正是因此才使之远远超过了其所原始承载的娱乐或原初民间习俗的维度,它要体现的是国家政权的“合法性、神圣性与永恒性”,它代表的是一个被具体化了的国家与民族意志。一旦这种来自政权的张力过大,就会让娱乐角色弱化,甚至如今年除夕这样完全失去其本应负担的娱乐、吸引观众的职能。财经网的新浪评论在看完春晚后发出评论:“教,应寓于乐,今宵方能难忘。”这还是低估了春晚目前的政治职能。

怕出纰漏,连明星假唱的问题都不能解决,却假惺惺地演戏打感情牌。而且,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却还有那么多人相信上世纪60年代副统帅林彪的一句名言:“唱一首革命歌曲,等于上一堂政治课”。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理,但我知道还有很多领导人信它,这实在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在中国的现在,春晚已经是密不透风的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了,它被严丝密缝地装入整个中国社会运转的齿轮之中。一场歌舞升平的春晚,也足以让更多人对冷冰冰的现实少了一点幻想。问题是,新一代真的未必吃这一套。王思聪在微博中就抱怨:“去年我记得说过是最垃圾的一届春晚。看来我还是年轻了。今年的春晚不带上装备是没法看了,不说了,我去找我的红领巾和党徽了……”

前一阵子为了六小龄童能不能上春晚还闹得沸沸扬扬,其实姑且不提他演得好不好,普通民众是否喜闻乐见,这并不重要。因为说到底,套句目前的流行话,就是现在的春晚完全是一台供给侧的春晚,而非需求侧的,说白了就是喂你吃什么,你就得吃什么,你不爱吃也得吃,这是关键。至于风评如何,没关系,可以关评论。花钱多也没事,反正有人兜底。因此多次换台后,我还是把遥控器扔给了女儿,她马上欢呼雀跃起来,因为迪斯尼的一个频道正在放《功夫熊猫》,那里的中国要美好得多,更重要的是那里的真善美,可以让一个孩子都能自然真切体会到。

作者是新加坡佛学院助理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