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程强:以大局为重

字体大小:

观点碰撞

刘程强

人民行动党前国会议员吴俊刚2月3日在他《联合早报》的专栏发表了《肯定非选区议席的功用》一文,表面上是为了讨论非选区议员制度,实际上是借题发挥,攻击工人党候选人的人格。本来清者自清,工人党已经在国会辩论中阐释本身的立场,无需再进行口舌之争,但吴文中有太多似是而非,意图混淆读者的地方,我因此必须再次重复说明工人党对非选区议员制度的立场和取舍,以正视听。

工人党认为一个可持续的良好政治制度应该有坚韧性,即使面对执政党倒台,人民还是能团结一致,国家仍能继续生存下去。这对新加坡这个小红点来说,尤其重要,也是国家和人民未来的保障。要建立这样的制度,首先必须在执政党集团以外建立独立的政治实力,制衡执政党,避免其“长治久傲”,权力太大而逐渐腐败。于此同时,培养有执政能力的替代政党,在执政党腐败无能时可接替执政。一个可靠和有执政能力的政党,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培养起来的。

非选区议员制不能强化我国的政治体系,顾名思义就知道非选区议员不代表任何选区,无法在选区内扎根,所以我将其比喻为浮萍。虽然非选区议员可以在国会参与辩论,但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反对党一旦没有选区为基础,就难以扩展其政治影响力,也无法在选区内建立实质的政治基础,壮大其在基层的政治实力。

当行动党政府在1984年提出非选区议员制度,和在2010年修改宪法增加非选区议员席位到9个时,明确在国会里阐明了设立非选区议员制度的动机。根据国会的记录,行动党的部长说,设立非选区议员制度有三个目的。第一,提供行动党的部长及其议员和反对党在辩论时短兵相接的经验;第二,让选民自行判断反对党议员能或不能为人民做些什么;第三,借非选区议员针对有关贪污或裙带关系的指责,使政府有机会可以反驳并消除人民的疑惑。所以,非选区议员制设立的目的,就是要反对党替行动党背书。

事实证明,行动党政府在执政上作出重大改变和大幅度调整政策,不是因为国会里有非选区议员,而是因为在2011年大选时失去了阿裕尼集选区。真正能够使执政党正视人民诉求的,是反对党有能力在大选的时候跟行动党竞争席位,而人民也愿意投选反对党制衡行动党,同国会里有多少非选区议员的议席无关。

工人党虽然不同意非选区议员制度,但工人党尊重国会的立法,也认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党应该在体制内运作,继续参与国家政治的过程,不屈不饶地争取选民的支持,以期建立一个能够实质运作的民主政治制度。

新加坡独立后,反对党在国会里原本拥有13个议席,但当时的社会主义阵线决定放弃通过国会论政而走上街头斗争,结果全军覆没,不但伤透了支持政治多元化和期待看到有替代政党的选民的心,也造成一党专政,让行动党政府控制了所有国家和社会的资源;而反对党则长期无法正常的发展,无法在民主政治体系下在大选时为选民提供有效的选择,扮演监督和制衡的角色。这是前车可鉴。

此外,处于不在其位,没有权力可以改变现状的情况下,不同意现行的政治制度不等于就得杯葛这个制度。理性的政治考量就是利用所有可能的合法平台参与政治和争取民心。

1955年,新加坡在《林德宪制》下举行大选。规定立法议会有32位议员,其中25个席位民选,3个席位是官方议员,总督另外任命四个非官方的议员。最重要的是,总督可以否决立法议会所通过的议案。当时行动党的领导人公开批评《林德宪制》不民主,因为民选的首席部长的权力非常有限,而总督则被赋予极大的权力。

然而,当时领导行动党的李光耀还是参加了1955年的大选,也由此奠定了行动党和新加坡未来60年的发展。吴俊刚和那些在国会内外以非选区议员课题大作文章,质疑工人党诚信的行动党人,不是对自己政党的这一段历史一无所知,就是持双重标准!

我决定在国会提出填补非选区议员席位的空缺,是依据国会竞选法案提出动议,让国会可以考虑并在认为恰当的情况下,通过我所提出的动议,决定填补非选区议员议席的空缺。现任国会领袖傅海燕也清楚公开表明,如果要国会填补这个空缺,工人党必需提出动议。我依国会议事程序向国会提呈了非选区议员的动议。工人党勇敢面对挑战,没有临阵退缩。

工人党原本的动议是:“本国会依据第53节的国会竞选法案(A)宣布,在法案第52节下中选成为非选区议员的李丽连的席位,由于她未在现今这个国会第一和第二次国会开会时,遵照新加坡共和国宪法第61章宣誓效忠新加坡,因而此议席悬空;以及(B)决议依据国会竞选法案中第52(2)节和52(3B)(a)节填补该议席。”

行动党在辩论时强行在原本(A)和(B)的动议后加入(C)部分。主要的内容是指我说非选区议员是浮萍,同时又因李丽连放弃成为非选区议员而要国会填补该议席,以让另一位工人党候选人可以成为非选区议员,是政治操弄。工人党坚决反对这个由行动党所加入的(C)部分的文字。最终国会通过整个议案,包括我所提出的议案。

工人党在2011年大选提出第一世界国会,选后在国会针对各项议题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也让政府有时间去针对2011年大选之前的政策失误进行改进,减轻人民的焦虑和所面对的生活压力。这是工人党以大局为重,没有在胜选后煽动人民的不满情绪,或者尝试阻扰政府的运作。我们都说到做到。

作者是工人党秘书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