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硕士生跳楼背后的隐忧

字体大小:

教育课题

甄鹏

春节前夕,异地求学的学子们忙着回家与父母团聚,而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学院硕士研究生蒋华文的父母,却永远见不到他们的儿子了——年轻的蒋华文在学校跳楼身亡。跳楼的原因是他受到导师张代远教授的“压榨”。

事件发生后,一些自称是张代远学生的人在网络上发声,几乎一致指责张代远:他强占学生的部分实习报酬和论文版面费,对学生进行侮辱乃至性骚扰。经过校方的调查,这些指控基本被证实。

大学生自杀在中国已成为常见现象。很多人关注的是大学生的心理素质。新浪微博上一个网名叫“张代远”的人说:“我说过我是受过教育的人,不跟你们一群毛头孩子一般见识。社会是一个处处充满压力的地方,如果你连丁点压迫都忍受不了的话,迟早会被社会淘汰,到那时你埋怨不了别人,都是靠自己的表现了!”他是不是真的“张代远”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讲了一类典型的观点。

诚然,心理素质是学生应该迫切需要锻炼和提高的;但是,这绝不能成为压迫别人的借口。蒋华文事件,第一个需要反思的是中国公民教育缺失。中国的教育,没有教会学生遇到问题时如何解决,如何保护自己。

有人说,张代远的学生挺多,为何只有蒋华文自杀?媒体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蒋的同门说,“我们私下也骂张代远,蒋华文从来没骂过,背后叫他张老师。是一个挺实诚的孩子。”其他学生有宣泄途径。蒋华文没有,他是老实孩子,想不开。

高校里都有心理咨询室,也有学生会(研究生会)。这些有用吗?心理咨询不过是给你煲鸡汤;学生会更别指望了,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表演舞台。曾经有学生对校方反映这件事,校方说“你们忍忍吧”。学校最后给蒋华文换了导师,但已经晚了。对于学生反映的张代远的问题,学校没有及时调查和处理,是渎职行为。

我也长期做过学生,有些事有切身体会。当我硕士毕业前夕,导师把我的硕士论文向外界投稿,他署名第一作者,我是第二作者。我不高兴,但也挺无奈。我私下议论了几句,被好事的人告密。导师劈头盖脸怒骂了我一通。我很委屈,却不敢反驳,因为再过几天就要论文答辩了。

导师把学生当作私人财产,拥有绝对权威,学生只有服从的份儿。这在中国很普遍。我曾指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第一个弊端是缺乏平等性。”去年,上海发生了轰动一时的小学生给老师打伞的事情。我在《联合早报》撰文《旧思想与新文明》说:“没有公民教育,国学教育是没有灵魂的道德说教,造就了一批没有雄性特征的太监。”在目前的教育下,人们只能忍受或者逃避,很少去争取和维权。在这个国家,维权往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近期,我所在高校的历史文化学院一名硕士毕业生被发现论文剽窃。学校雷厉风行,迅速调查,撤销了他的硕士学位。但是,该校不止一起被媒体曝光的教师学术剽窃行为,校方却春风化雨,姑息养奸。学校要向党中央学习,改变只拍苍蝇、不打老虎的局面。上梁不正下梁歪,学校和教师要给学生做榜样。

作者是中国山东的学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