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世泽:旺角骚乱是怎样酿成的

字体大小:

热点话题

农历大年初一,本来香港无新闻,只有喜庆事,但2月8日晚上旺角爆发一场史无前例的骚动,警察向天鸣枪,街头砖头横飞。这次骚乱为的不是政治议题,而是民众只想在街上向熟食小贩买咖喱鱼蛋吃。究竟为何民众大年初一吃小吃,会演变成一场街头浴血战?

要了解年初一骚乱的来龙去脉,必须了解香港农历新年期间的潜规则。在农历新年期间,香港有三大违法“习俗”,那就是街上的无牌熟食小贩、路边的违例停车,以及乡郊地区非法燃放烟花炮竹。

上述各种违法行为,平日香港警察一定严厉打击,但农历大年初一至初三,警察一般只眼开只眼闭。英治年代之所以容忍无牌熟食小贩在大年初一至初三营业,皆因期间食肆普遍休业,少量开业的食肆也会收取高昂附加费,小贩提供各类小吃就很符合大众需求。若这群小贩让食肆员工得以安享假期,这是很实惠的事。而且由于香港小贩政策僵化,远不及新加坡灵活,香港人根本无缘享用各类街头小吃,因此农历新年对此网开一面,也算促进农历年的气氛。所以英国管治香港时期,政府容忍这类小贩在农历新年营业。

香港人游台湾一定会来夜市,而到新加坡就一定去小贩中心,因为香港小贩政策僵化,加上铺租昂贵,没有街头特色小吃。在2011年,大坑炭烧鸡蛋仔伯伯出了名而被食环署人员拘捕一事,在大坑都引发大量民众与政府人员对峙的局面。当时的政治气氛没有今天那么剑拔弩张,都几乎擦枪走火。农历新年期间,新界村民在接近高速公路,以及高楼大厦的地方燃放烟花炮竹,对驾车人士以至一般平民构成危险,香港警察完全置之不理,但街上的小吃小贩却派出大量警员严阵以待,如此对比令市民认为香港警察只保护有权势的新界村民,漠视普罗市民的要求,如此就激起比以往更厉害的民愤。

民众对政府怨气冲天,持激进主张的政党介入事件,一向充当政府与民众之间和事佬的泛民主派政客多数放了假,没有政治领袖居中协调,怒火更失控,民众想吃鱼蛋就演变成一场香港史无前例的农历新年警民冲突事件。

新加坡的小贩中心食物价廉物美,而且由于选择奇多,所以老饕在新加坡都非常高兴。笔者每次来新,都去尝试不同地区的小贩中心。新加坡有这么好的小贩中心,建国总理李光耀当年的决定居功至伟。李光耀决定在新加坡广建有良好水电和排污设施的小贩中心,发予小贩执照,而且还在初期提供租金优惠,不单解决了不少基层民众的生活问题,小贩中心向民众提供多元化食物选择之余,于卫生等方面亦可以妥善管理。一直以来,香港政府都没有想过在这方面向新加坡学习,香港公共屋村的熟食中心和商场甚至己经私有化,售予领展房地产信托基金。领展一向追求租金回报,当然不会以优惠价钱让小贩租用熟食中心;而政府的食物环境卫生署又不愿广建熟食中心,问题就一直恶化至变成计时炸弹。

要香港人外游才享受到小贩美食,这是不切实际的做法。或许年初一旺角激战背后有其他深层次问题,特别是警民关系恶劣的问题,并不是一时三刻可以解决,但小贩这个问题,香港绝对可以向新加坡学习,广建廉价小贩中心。这不单有助保存香港本土文化,亦向年轻人提供创业机会,提高社会稳定,肯定远比有人不切实际地向纽约那些巨型美食车学习为佳。纽约需要巨型流动美食车,与西方快餐需要大量的机器製作有关,但香港以中餐为主的本土小吃,基本上不用那么复杂的机器,新加坡式的小贩中心,可能更切合香港实际需要。

但年初一旺角大战肯定再次提醒大家一个基本事实,一切的政治归根结底都是民生问题,民生问题处理不当,不能公平、公道去解决问题,就会发生社会不安。鱼蛋对政治影响力,远远大于占领中环。

作者是居港英籍时事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