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伟曼:原始森林的哲学考题

字体大小:

如果要严格估算,在新加坡这座“城市里的花园”中,真正存在的“自然”其实只有少于5%。这是因为我国多处耸立的林木多为人工补种,原始森林在发展进程中遭砍伐后已碎片化,栖息于幽谧树林中的好些野生动植物种类在过程中也遭殃及,步入灭亡。

也因为如此,守护仅存的“净土”对环境保护分子来说变得格外重要。自陆路交通管理局在2013年宣布拟建的跨岛地铁线(Cross Island Line)可能穿过中央集水地带自然保护区后,环保组织就提出反对,认为这将影响保护区的原始环境与生态多样性,带来无可挽回的破坏;新加坡自然学会当时也提出替代路线,希望地铁线改道,让隧道往南绕过保护区。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