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苹果与关于正义的思考

练习曲

在我们进入一个科技和想象力无远弗届的时代,我们不知道新的发明可以把善恶的力量分别扩大到什么程度。我相信人们还是希望对“善”的认知是普世的,而最终必须有一种制衡的力量来捍卫普世的善。

不管你喜不喜欢用iPhone手机,也不论你有没有看懂最近苹果公司和美国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之间的纠纷,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苹果的加密技术真的很厉害。

我本来不知道,也不太在乎这事,区区一介草民,大概也没有人会特地破解我手机的密码盗取资料,反正我手机里没有值钱的东西,也没有记录任何不可告人的秘密,一直懒得清理的数千张照片当中也没有涉及自己或别人的隐私。

手机的开机密码,对我来说,最大的用途就是防止不小心按到拨出键,无缘无故打电话给别人,万一人在国外,还得白白支付长途电话费。

一个多星期前,iPhone和它的加密系统突然成了重要新闻,它还牵涉到这个时代对于隐私、自由、安全与信任的思考。

这起事件的起因源自一台iPhone 5c手机。2015年12月2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县发生一起血腥枪击案,造成14人死、17人受伤的惨烈结果,美国总统奥巴马以这件事呼吁美国进行更多枪支管控,以避免大规模枪击事件的发生。

在查案的过程中,警方取得其中一名嫌犯的一台iPhone 5c手机,希望从手机中获取更多信息以协助破案,但却苦于iPhone的加密技术,无法将其破解。

今年2月16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院判令苹果公司为这台iPhone 5c编写一段代码,解锁这台手机。第二天,苹果总裁库克在网站上出人意表地上载了一封给用户的公开信,表示美国政府提出这个史无前例的要求,威胁到苹果用户的安全。

他在信中承诺会尽力帮助FBI侦查案件,但绝对不会放弃为用户信息加密的最后底线。

先说明iPhone手机的密码技术厉害到底在哪里?

iPhone手机制造时就嵌入一个“金钥匙”,当使用者的密码和“金钥匙”结合起来,组成一个“双重锁”。当使用者输入正确的密码后,手机会以这个密码和金钥匙进行一个计算,如果结果正确,手机就可以解锁。

由于这套系统的复杂性,如果要用不同数字组合去猜测密码,运气不好的话需要五年多才能试完所有组合。还有,开机密码只能用手指在屏幕上输入,而且数字或字母之间输入间隔不得小于80毫秒。更绝的是,如果10次密码输入错误,手机就会自动删除所有数据。

长话短说,就是除非你有密码,否则这台手机永远处于锁定状态。

FBI要求苹果做的事并不难,主要是专门为那台手机开发一个软件,取消错误输入密码10次自动永久锁定的功能,还有可以用外接键盘代替手机屏幕输入密码。

苹果坚持不肯,库克在给用户的公开信中说,这么做等于给黑客和极权政府一把万能钥匙。他认为这样的技术一旦开发,以后就能任意在设备上反复使用,对用户来说,个人隐私就没有万全的保障,这不是苹果乐意促成的。

库克在信中言之凿凿,捍卫的是美国最重视的个人自由,公开信一出,谷歌执行长和面簿执行长接连声援,但是受害者家属、执法单位和政府官员都不认同苹果的说法和做法。

看了这些交锋和报道,不得不佩服苹果公司对市场的掌握,库克在苹果网站上发出的公开信,是向用户作出交代,我想其他科技巨头站在苹果那边,是他们捍卫用户资料的姿态,在商业上这是明智的。

另一方面,这也带出了数码时代对于合法性、道德与正义的深层次思考:一个人的手机锁定和加密,可以安全到连体制内最高调查机构都打不开吗?

这件事让我联想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典故,苹果在商业运作上强调用户的隐私,并通过这起事件告诉世人,即使FBI也无法解锁。如果他们帮FBI破解了自己的密码,那这个堪称万全的加密方式,就给自己打破了,这个自相矛盾的结果,苹果作为一家公司自然是要避免。

这带出了几个思考题:一、市场化的科技发明,是属于市场的,还是也应该服膺于社会契约中认同的“善”?二、什么是人类的“绝对权利”?任何权利被操作到极端时,是否也应该像其他方式的极权一样,需要另一种力量的管制?

先谈第一个问题。科技,包括互联网相关的产品和服务,是不是应该完全属于发明者或专利拥有者的市场力量?

美国枪支使用的困难给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不同的思考面。在脱离狩猎社会之后,枪支为执法者所有可以用来保护人们的安全,可是落入不法者手中会危害人们的安全,但是卖枪的商家肯定不这么认为,因为卖枪是他的生计。同样地,苹果自称保护人们的隐私,是捍卫用户的自由,但是如果因为不法之徒的隐私受到保护而终止了无辜者的自由,哪一种自由更应该捍卫?

苹果保护用户隐私的承诺,是一种市场化的商业需要,这种市场价值如果把“非市场价值”,包括正义、公正、平等和人与人之间的责任感挤出我们的视野,这样的价值是社会认同的吗?如果你意识到苹果公司保护你隐私的承诺,也包括保护坏人的隐私,你还会支持这个产品吗?

第二个问题,什么是人类的绝对权利?西方世界捍卫的自由在一个完整的社会体系中具有很高的价值,也符合人类普遍接受的“善”。自由能不能使科技或互联网成为一个法律黑洞,这很值得商榷。除了自由之外,社会也需要“信任”,以及因为有了信任而产生的安全感。

在我们进入一个科技和想象力无远弗届的时代,我们不知道新的发明可以把善恶的力量分别扩大到什么程度。我相信人们还是希望对“善”的认知是普世的,而最终必须有一种制衡的力量来捍卫普世的善。这种大家都能接受的“善”,最终必须有社会相互间的信任才能形成。

苹果这次抛出的不只是密码带来的问题,其中也包括关于自由、道德、正义、安全等课题,最终需要整个社会共同来解码。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

兼早报副总编辑 hanym@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