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树超:从六尺巷说起

字体大小:

热点话题

多年以来,中央电视台每年在除夕举办春节联欢晚会,已经形成了传统。但近年来,由于众口难调,春晚逐渐成为全国人民吐槽的对象。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由于一味强调所谓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传播正能量的政治性,牺牲了艺术性和娱乐性,更是恶评如潮。有人甚至戏言春晚就是长达四个小时的新闻联播。

没想到一语成谶,这个年还没过完,中国政府就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新建住宅要推广街区制,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解决交通路网布局问题,促进土地节约利用。”简单来说,就是要拆掉中国各个住宅小区司空见惯的围墙,强行开放住宅小区。

此令一出,有心人马上联想到春晚超长新闻联播里由影星赵薇演唱的歌曲《六尺巷》。歌中唱到“我家两堵墙,前后百米长,德义中间走,礼让站两旁。我家一条巷,相隔六尺宽,包容无限大,和谐诗中藏。”

这首歌讲的是清朝一代名相张英家人,因祖宅划界问题同邻居产生冲突。家人致信张英想让他以势压人,张英却回信称“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家人遵嘱主动将院墙退后三尺,邻居也受到感召退后三尺,从而在两座宅院之间形成一个六尺宽的巷子。现在中央要求大家拆掉围墙,建设开放型小区,似乎同六尺巷的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如果仔细想来,就会发现两者其实大相径庭。六尺巷故事的主人公张英作为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本可以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迫使邻居退让。可他不但没有这么做,反倒主动要求自己的家人退后三尺。这个故事彰显的,是权力对人民的谦卑。而近日的开放式小区意见,则处处流露出权力对百姓的傲慢。

老百姓拿出多年积蓄,好不容易凑够私宅首付,欢天喜地搬进住宅小区。作为业主,自然有权享受小区内的各项设施。因此,2007年《物权法》第七十三条明确规定,小区内的公共绿地和道路都属于业主共有。现在政府一声令下,非要打开小区院墙,把内部道路公共化,这不但公然违法,更是同六尺巷的精神背道而驰。

如果当局真的要言行一致,应该让人民自主决定是愿意住在开放式小区还是封闭式小区,并把中国众多占地不菲、富丽堂皇的政府机关的院墙推倒,还路于民,才是正道。

作者是新加坡管理大学副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