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严孟达:加拉帕戈斯困境

字体大小:

去年9月,我到日本神户出席一项由新加坡晚晴园所主办的有关孙文与新加坡的历史展。逗留期间,我曾向一位中国裔的日本大学教授请教一个问题:“为何曾经在上个世纪世界影坛占有崇高地位,生产出多部影响世界电影风格的日本电影,现在已经没落多年,很少让人看到日本电影(和电视片)?”他的答案是,日本人不大在乎输出电影和电视,因为日本的国内市场已经够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