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从政者的自律

字体大小:

漫步

严孟达

一个月前,日本自民党籍众议院议员宫崎谦介,公开承认在妻子怀孕期间出轨,并辞去国会议员职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宫崎谦介婚外情事件向众议院致歉:“对他这样的辞职,身为党总裁的我感到十分抱歉。议员应该先端正做人的态度。”

35岁的宫崎谦介不久前曾高调表示,待其妻子分娩后要休陪产假。他因此“壮举”而成为日本首名休陪产假的男议员,一时之间,“政坛暖男”“新好男人”“育婴议员”等等美名随之而来。

在男性主义还很盛行的日本,政治人物放下政事,在家为婴儿换尿片、泡奶粉,的确是大事件,有一定的宣传效应。宫崎谦介的美丽妻子金子惠美也是自民党议员,两人去年5月结婚时还被誉为政坛的“金童玉女”。日本正鼓励生育,男人拿育婴假是“好样的”。自民党内出现首个申请“产假”的男议员,领风气之先,值得安倍首相高兴;可惜他高兴没多久,好事却很快被八卦杂志戳穿,爆出这位“好样的”在妻子待产期间跟性感女星搞婚外情。

日本人的性观念一向大胆开放,婚外情在日本社会上的接受程度也大,但这次安倍竟把在前段婚姻有过“偷吃前科”的议员,当作鼓励生育政策的代言人,也因此成了笑话对象。安倍在国会上还就此事顺便教育一下同僚:“政治讲的是诚信,若失去了民众的信用,就无立足之地。作为国会议员,对自己的言行必须保持自律。”

日本政坛闹绯闻,日本国民早已是见怪不怪,由于八卦杂志死死盯着,日本政坛“偷吃”的风气才比较收敛。

一个星期前,武吉巴督选区议员王金发因婚外情而辞职的丑闻,在新加坡社会上掀起了巨大风波。虽然这是自2011年大选以来的第三次议员婚外情事件,是发生在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身上的第二次,其惊爆力度还是不下于前两次,揶揄、调侃执政党的手机短信连日疯传。

新加坡政治一向对议员的操守有近乎“洁癖”的要求,人民也在多年的“政治教育”下对人民代议士的自律精神有很高的期望。这是一种良性循环,是新加坡政治的可贵之处。

这一回,反对党至今为止都未在王金发事件上公开大作文章,乘机攻击行动党,因为在这等事儿上,聪明人都不会把话说过头。

对一个以严密且严格遴选标准选贤用能的执政党来说,议员的个人出轨行为,多少影响它在这方面批评反对党时的说话底气。2011年大选之后,工人党与行动党的议员相继惊爆婚外情的丑闻,并未成为去年大选话题。武吉巴督选区接下来的补选,王金发事件相信也不会被反对党当作攻击行动党的板斧。

这次迫不及待表示要到武吉巴督选区竞选的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去年在大选期间便摆出跟以往大为不同的“温和”形象,只有说理,少有激烈言论,投票前博得不少口碑,一度让行动党紧张兮兮。

最大反对党工人党已表明对武吉巴督选区没兴趣(也许会让它的一些支持者感到失望),似乎有意成人之美,提高民主党中选的机会。所以,这次我们也可以预期徐顺全继续摆出去年的温和身段。

今年新加坡经济前景欠佳,人力部最新报告指出,去年的裁员人数创下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新高,去年共有1万5580名员工遭裁退,比2014年的1万2930人增加两成,其中超过七成是专业人员、经理、执行人员或技师,就是所谓的PMET阶层。根据全国职总的反映,随着金融业、石油与天然气行业和制造业行情低迷,在这些行业工作的PME料将受到更大冲击。今天的国计民生有不少可供反对党发挥之处,只谈丑闻,不见得对他们有利。

王金发过去几年在武吉巴督选区经营得很好,李显龙总理在接受王金发辞职的公开信中,也不忘高度肯定他对选区内贫穷人士的援助的工作表现。尽管如此,对于补选,行动党最怕的还是“补选效应”,如何聚焦重大民生课题,化解“补选效应”,是行动党目前的当务之急。

武吉巴督选区补选来临时,本年度的国家财政预算案已经出台,到时各项财政措施自然成为各阶层关心的课题。

但是,即使反对党不提王金发事件,行动党自己则不能完全避而不谈,因为这件事毕竟让武吉巴督不少选民感到失望,而且行动党也得在从政者的道德操守课题上找回说话的底气。

执政党本身的个人操守必须是所有政党的楷模,以前如此,今后亦当如此。连日本安倍首相都怕“小三乱党”,新加坡岂能不怕。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