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法围棋”的创新启示

字体大小:

张敬伟

最近几天,整个人类都感到羞赧,并有隐隐的挫折感。

谷歌人工智能AlphaGo(“阿尔法围棋”)对阵世界上最复杂的“游戏”——围棋,结果是“阿尔法围棋”连胜韩国九段高手李世石三局,最后以四比一让人类败下阵来。

之前发出狂言的中国围棋高手柯杰也开始谨慎起来。当然,也许其他棋手可以战胜“阿尔法围棋”,但是人工智能在和李世石的对弈中,彰显出令人讶异的学习能力。这足以证明人工智能进化到新的阶段。

舆论场之前发出的各种阴谋论——譬如设定规则、为何不选其他选手云云,似乎更像是人性弱点的暴露——自大与自卑纠结而成的焦虑情绪。

这种焦虑甚至有极度恐惧的成分,担忧人工智能失控而使人类变成技术的奴隶。这也是好莱坞大片永恒的主题。然而,“阿尔法围棋”的胜利,并非机器人自己的胜利,还是人类智慧提升的结果。人工智能不管怎么说都是人类的工具,是为人类所用的。对“阿尔法围棋”无论是羡慕嫉妒恨还是焦虑恐惧,都有些杞人忧天了。

事实是,“阿尔法围棋”是谷歌的,谷歌是美国高科技公司,“阿尔法围棋”的胜利是美国的胜利,也是美国高科技的成果。美国用“阿尔法围棋”征服了李世石,也折服了全世界。这是美国给世界上的一堂高科技课,美国高高在上,全世界只能谦卑聆听。

这也证明,美国依然是信息时代的领导者。因为,美国不仅有谷歌,还有苹果、微软以及脸书(面簿)——个人电脑时代,微软是统治者。移动互联时代,人类要么选择苹果,要么选择安卓系统——几乎没有其他,美国还是统治者。当互联网彻底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也就意味着谁都离不开美国核心技术所提供的生活和工作便利。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美国拥有世无伦比的核心高科技,就拥有其他国家难以企及的竞争力。这是美国作为世界领导者的物质和智慧基础。

虽然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在讲创新立国,但是美国的创新氛围是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也许比尔·盖茨的大学肄业孤例不能说明问题,但就苹果公司不配合美国联邦调查局破解苹果手机,就足以说明美国社会权利大于权力的基本事实。法治水平高,市场成熟度、权利自主、权力谦卑……这一切都给个体创业者提供了广阔的自由空间。权力之手管得少,也就没有了政治掣肘,市场主体和社会个体,就能突破政治正确的镣铐,释放出市场潜力和创新创意能力。

小政府、大社会,尤其是给予市场主体和权利个体更多的自由,是美国引领全球高科技的不二法门。对于其他国家而言,理解起来或许很简单,但是做起来并不那么容易。即以中国而论,法治建设还在路上,权力和市场的边界仍未厘清,市场经济成熟度也处于初级阶段。但是中国洞悉了美国式创新的精髓,于是提出了“互联网+”的理念和“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国家战略。

然而,如果法治、权力、市场的逻辑关系混沌一团,“互联网+”和“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可能就会沦为一句空话。

事实上也是如此。互联网时代的中国,个体自由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释放,甚至对政府权力、法治水平和市场环境形成了正面倒逼。但是,这些个体自由的释放,并未形成真正的创新创意,也未在市场中演化为真正的创新型生产力。毕竟,市场资源配置是不公平的,来自民间的市场主体和权利个体,在中国市场的丛林中,很难获得其市场生存的足够空间和资源。不完全、不公平的竞争环境,让“大众”和“万众”们,难以脱颖而出,要么在恶质的市场竞争中夭折,要么濡染上中国式商业文化的酱缸文化。

2014年以来,中国经济新常态下,中国央行给予三农和小微企业的定向货币宽松政策,不仅没有解决“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融资难和融资贵难题,反而催化了中国资本市场的泡沫化。

再说“互联网+”,中国虽然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互联网用户,但是中国移动通讯终端所用的不是苹果的操作系统,就是谷歌的安卓系统。中国产的智能手机,虽然摆脱了恶质山寨的初级阶段,但是也只是外形上的美化,依然缺少一颗“中国芯”。

从硬实力而言,中国似乎离美国很接近了。但是在软实力,尤其是创新环境和高科技方面,中国还差得很远。美国依然是全球规则的制定者,不是美国的霸权主义在作怪,而是美国的综合实力摆在那。不服不行。

“阿尔法围棋”警醒中国人,学美国之长,补本国之短,依然是最迫切的现实使命。

作者是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本文观点不代表署名机构立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