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中生代的语文困惑

真的不要太责怪环境,我发现自己和同事之间也越来越习惯用英文发短信和电邮。我一直尝试坚持用华文与同事和朋友通短信和电邮,但是在海量英文信息的冲击下,经常会随波逐流。然而,用英文和同事进行一连串的短信沟通后,我经常有一种莫名的愧疚感。

朋友圈里几个星期前广传一篇《海峡时报》专栏作者郑涵青(Tee Hun Ching)写的《讲华语的保卫战》(The battle to speak Mandarin)文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