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艳嫦:划一索赔还不够

字体大小:

编辑室内外

保险公司每年得向股东汇报盈利,深具营运压力,而政府则没有这层顾虑。因此,一个比较理想的做法,是由政府在终身健保的基础上,把这个划一的B1保单纳入其中,让这个全民保险计划多一个B1项目。

卫生部成立的终身健保检讨委员会两年前提出建议,要设立一套划一、涵盖B1病房医药费的保险计划,这套划一综合健保计划的详情,终于在星期二出炉。

详情公布之后,我相信有不少人对这一计划不如预期而感到失望。划一综合健保计划(Standard Integrated Shield Plan,简称Standard IP)是为公共医院的B1级病房医疗费提供保障,为方便论述,下面我就称之为划一B1保单。

当初提出要制定划一B1保单,是因为市面上有多种私人综合健保计划(Integrated Shield Plan,简称IP)保单,公众在考虑是否要投保,以及如何比较各保险公司的保单时,往往无所适从。

B1保单之所以引起人们的关注,是因为它的医疗环境比C和B2都好,但保费又比A级的低。公共医院的B1级病房,是四人一房,装有冷气、电视机和电话,病人可以选餐食,还可以指定主治医生。以新加坡中央医院的B1病房为例,房费从每天240.75元起跳,A1房费则从每天428元起跳。因医疗费用相对较低,B1保单的保费因此会比A级病房保费低许多。

人们希望政府能制定划一的B1保单,为那些希望拥有更好医疗保障的国人划定标准,减少混乱。这意味着,少了各种索赔项目的差异,国人较能在产品之外,对不同业者的服务水平进行比较,进而做出明智的决定。与此同时,人们也希望政府能在一定程度上,管制保费的收取,增加它的透明度和确定性。

划一B1保单的宣布受到两类公众的关注:一是那些已经投保A级病房和私人医院的公众。由于私人综合健保保单的设计是年纪越大保费越高,这些投保者担心自己退休之后负担不起高昂的保费,都在盘算在适当的时刻降级。二是那些只投保终身健保,也就是最基本的保单,只保B2和C级病房医疗费的公众。他们希望能有更好的医疗环境,或者可以自由选择主治医生。

由于划一的B1保单是由政府参与制定,大家都抱以更大的期望。

令人感到失望的是,新推出的划一B1保单,索赔项目是划一了,但保费并没有划一。同样的保单条款,五家保险公司却收取不同的保费。投保人年轻时,保费的差别还不是太大,当迈入老年之际,保费鸿沟立即显现。例如79岁和80岁时,五家保险公司保费最高和最低的落差是545元,到94岁至95岁时,差别是1893元。

这五家保险公司虽已承诺,从今年5月推出的两年内不会调整保费,但大家都知道,保险公司会根据赔偿情况、风险评估,以及投资得失,不时检讨保费。那么,有谁能确保目前保费较低的保险公司两年后不会大幅度调整保费呢?

保险公司往后若调整保费幅度过高,已经投保的人也不可能在货比三家后转换保险公司。根据现有模式,保险公司会重新评估投保人的健康状况,而患重病者多不受保。因此,公众一旦投保了某家保险公司,都不会因另一家较便宜而半途转到别家去。

卫生部没有规定划一B1保单须收取统一保费,也没有限定往后保费的涨幅。划一B1保单的保费因此存有不确定性,和市面上其他私人综合健保保单的保费没有确定性的情况没有差别,这怎么不教等待了两年的公众不感到失望呢?

卫生部已经说得很清楚,划一B1保单是私人保险产品,既然如此,假如有保险公司通过附加利益来抢滩,在商业考量面前卫生部想必也无从阻止。那么,这个划一的计划岂不失去意义。

保险公司每年得向股东汇报盈利,深具营运压力,而政府则没有这层顾虑。因此,一个比较理想的做法,是由政府在终身健保的基础上,把这个划一的B1保单纳入其中,让这个全民保险计划多一个B1项目。保户可以按照自己的需要和能力,选择留在B2和C,抑或转到较高级别的B1。  教育部在20多年前放弃开办启蒙班之后,两年前为提高幼儿教育素质又接手开办幼稚园;陆路交通管理局也一改多年的做法,从今年开始为巴士服务采用营运承包制,以提升服务素质;卫生部若把享有较少政府津贴的B1级病房也纳入终身健保的范围内,那又何尝不可?

(作者是本报采访组副主任

tohys@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