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慕媛:英雄与国民性的改造

字体大小:

梦远册

所谓时势造英雄,风云激荡的大时代激励人心与潜力,造就了大英雄,他们如北斗星辰,于族群面临危难、社稷即将崩解之际,登高一呼万山应,挺身出而搭救大多数的人。在国家层次,能为国家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同时建功立业的,英雄无疑。

本周适逢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逝世一周年纪念,本地主要媒体包括《联合早报》的专刊专题、即将于本周五播映的新传媒电视节目《前线追踪》特辑,都在探讨李光耀精神、李光耀遗产的精髓。

对于李氏一生的功勋,各国领袖学界在他逝世后,多作推崇评价;我国政府因应人民的愿望,也正筹划建国元勋纪念馆以纪念有卓著功勋的多位先驱。

一年前,新加坡人历经了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国殇,怀念元勋离去的哀恸来自各阶层,自发有序的哀悼长城,不少人仍记忆犹新。今年1月24日,在一个民间筹办的讲座会上,国际知名的新加坡城市规划专家刘太格先生提出了至今没有引起太多注意、或者说新加坡这个新兴国家与民族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来沉淀的视角:新加坡的建国之路以及国家凝聚力的塑造,都亟需英雄人物。他认为,过去我们在教科书中学习到的中华历史传统中的“民族英雄”如岳飞、文天祥,已不可能成为我们歌颂的对象,而新加坡人在建国历程中需要英雄人物,来凝聚我们的国家认同;对此,刘氏在演讲中点到为止,没再深究。

英雄,属塔之顶尖、人中极品,社会大众翘首景仰的卓绝之士,有着超凡的天赋与凌驾的干才。在有情有义、浪漫感性的虚拟武侠世界里,英雄总是不畏艰险、锄强扶弱,其人格魅力感召正义之士跟他走到一起,最终战胜难缠难斗的邪恶。当代武侠小说的忠实读者,势必能领略大家金庸对武侠最高境界的概括:“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所谓时势造英雄,风云激荡的大时代激励人心与潜力,造就了大英雄,他们如北斗星辰,于族群面临危难、社稷即将崩解之际,登高一呼万山应,挺身而出搭救大多数的人。在国家层次,能为国家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同时建功立业的,英雄无疑。

回顾新加坡崎岖的建国路,执政党所以长期执政50年的有力王牌,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解决屋荒与就业这两大民生难题,不论政治立场或意识形态为何,只要实践最朴实的民本民有,优先让人民安居乐业,就是最大的德政。其他如治理连年持续的严重水患与污水、把沼泽陋村变成绿荫婆娑的花园城市、全面取缔私会党及犯罪以树立严明的法理纲纪、促进种族和谐社会安定,都是我们这一代人有幸亲身经历的时代“进化”;还有岛民天天呼吸的清新空气,日日饮用的干净食水,安全无虞的住所、学校与街道,我们习惯得几乎都忘了它们存在的意义,这一切看似稀疏平常的事,却是很多国家地区的人民艳羡不已的莫大幸福,移民的首选要件。

生于安逸的年轻一代,应该没有完整经历过许多独特的新加坡式全民运动。在其他社会主义国度,运动,尤其是政治运动,在严重误读自己是全民导师、精神领袖的政治人物发动之下,弄得翻江倒海风云变色,成了整肃异己、血泪斑斑的清算灾难,贻祸无穷无尽。

反观李光耀式的新加坡全民运动,毫无意识形态包袱,没有披挂绚丽的文化外衣,出发点只为戒除国民的不良习惯,提升整体素质,务实解决问题的方案是持久推行全民范畴的礼貌运动、禁止吐痰运动、清洁运动、绿化运动、植树运动、守时运动、公路安全运动、排队轮候运动、生产力运动,以至学生储蓄运动,等等。运动不是“高大全”的喊口号过过场,而是切实在政府部门、半官方与民间机构、学校及社区组织规范推行,举国上下戮力以至。

回想当记者时年轻的我,最怕接到星期天部长或议员率领的清洁运动,一大早睡眼惺忪赶到现场,观礼般尾随众人在组屋、巴刹的社区范围不停喷水、刷洗、清扫。

早年华社的民间礼仪习俗,包括节庆婚宴,不守时成为“傲人”惯例,喜帖上大字注明婚宴“七时半准时晋席”,往往拖沓拉扯到九时,方愿开席,人人迟到的陋弊是天大的常态,如是数十年,宴客的主人没有谁敢准时开席而惹上骂名。

于媒体浸淫30年,历经李氏社会运动的洗礼,如今回味,方知个中深意。

国民性的种种劣根,诸如作家柏杨所申论的“酱缸文化”,对它数十年如一日地改造,不像李氏其他卓著功勋那样受到注意,但敢于对国民性进行彻底改造,力排众议移风易俗,那个年头,唯有李光耀有此理想胆识。

1919年在中国发轫的五四运动,经文化与学术菁英奔走呼号近一个世纪,梦想改造积习深重的国民性,这场新文化运动道途崎岖,祝愿革命成功在望。

就在中国改革开放总工程师邓小平决定“让一小部分人先富起来”之际,岭南以南一方水湄斯土,华族与土生华人的后裔李光耀,已经身体力行剑及履及,领导他的小岛国民、早年过番南来的先贤后人“让一小部分人先优雅起来”,一步一脚印,耗时几近50年,南洋的新文化运动,乃成。而李氏,功成身退。

(作者从事媒体与翻译培训 cmw.zm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