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比·哈金(Chappy Hakim):吊诡的现象

字体大小:

外地报章评论

在马六甲海峡,属于印度尼西亚领土的部分地区,包括纳土纳群岛(Natuna Islands)、丹绒槟榔以及廖内群岛的空中交通,都由新加坡民航局管理。这些地区的空域是新加坡飞航情报区(Flight Information Region)的一部分。基于这样的情况,所有飞经该地区的航班交通都由新加坡民航局管理。

除了航线必须获得批准外,该地区的航行器在开动引擎起飞前,都必须获得许可才能使用该空域。换言之,我们在该领空的所有飞行活动,都必须得到新加坡的许可,尽管该空域位于我们的国土内。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非常奇怪的异常现象。

这意味着印尼在该地区的飞行活动,面对了不少限制并且必须依赖新加坡,因为那里的空中交通控制权是由新加坡民航局掌控。

这样的情况早在1946年就已经发生了。当时,新加坡还不是以国家的身份存在于地球上。不幸的是,时至今日,在我们的国家已独立逾70年后的今天,情况依然没有改变。

令人难过的是,一直到现在,各方还是把这件事当成是平常事,并把它形容为纯属“航空安全”课题。

按照这个说法,飞航情报区不是主权课题,而是“航空安全”问题。这是正常的,因为很多欧洲国家的领土也有航空交通交由其他国家管理的现象。就如印尼的民航局也在管理澳大利亚圣诞岛领土的航空交通一样,这是一件再也平常不过的事,因此不是问题,如上所述,只不过是安全课题。

至于我们本身,我们尚且没有能力可以完全管理好“苏加诺—哈达”(Soekarno-Hatta, 雅加达国际机场所在地区)的领空,所以何必要接管新加坡的飞航情报区?如果该飞航情报区交由我们来管理,我们将无法胜任。

可是,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印尼是亚细安地区最大的国家。印尼的地理位置极具战略性,尤其在亚细安地区的空中运输方面更是如此。

单从这个层面来看,如果印尼领空由一个邻近的小国来管理,那肯定是非常不恰当的。该空域不但是一个非常拥挤的国际贸易通道,同时也接壤许多周边国家。

其战略意义不仅是商贸价值方面而已,这也是关乎国家荣耀、爱国精神、国家尊严以及是否有顾及一个海事国尊严的问题(别忘了,我们是全球最大的群岛国)。

我们不是欧洲!这是尊严问题!这是国民意识的问题,一个意识到要维护国家尊严的问题!一种身为印尼人的自豪感!

何况,我们还未谈到爱国的课题。说到爱国,这个国家的每个国民其实都有义务确保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的生存。

任何人或任何理论都不能驳斥这个说法:马六甲海峡是印尼国防体系中一个重要的海上边境地区,而印尼必须重视这个地区。

别忘了,人类历史上的重大战争主要都是由“边境纠纷”所引起,因此,如果人们以为这件事只是“航空安全”问题、属于平常事,而轻描淡写地把它撇开,就未免太天真了。

这些人并不完全明白印尼在马六甲海峡的领空主权所蕴含的战略价值和经济价值。这些价值是建立在维护我们国家尊严的基础上。

当我们尝试解释这么重要的信息时,他们就会昧着良知说,没有必要关注这个课题。更糟的是,有人会接着解释说由于我们缺乏资金或没有足够的专人可接手新加坡目前负责的所有工作,不如就维持现状吧。

这是一种极度自卑的态度。

保罗·兹瓦札博士(Dr Paul Gitwaza)曾说:“当你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时,自卑感就会油然而生。这不是别人引起的,完全是自己造成的。”

资金和人手问题是可以解决的,问题在于我们是否有这样的决心。资金和人手短缺可以通过很多途径和方法解决,就看我们有没有意志力和斗志。

不幸的是,自卑的人确实缺乏意志力和斗志。

振作起来,拼一拼吧!自卑感只会使我们走上成为苦力之国的道路!

作者是印度尼西亚前空军参谋长,本文原载2016年3月14日《罗盘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