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亚烈:道不同也可相为谋

字体大小:

外地报章评论

马来西亚的政坛好不热闹,许多久违了的脸孔一一出现,都说他们是“救国”来的。有人想将儿子扶上壁,有人要营救夫君,有人只想进驻布城;彼此的议程不同,各有各的盘算,但先决条件都是扳倒首相纳吉,因此,即使“道不同”,也可“相为谋”了。

但是,非常抱歉,很多人不看好这样的结合,他们感到迷惑,也有不少的疑问。曾经的政坛死敌,虽然谈不上有不共戴天之仇,却怎么说都不可能为了单纯的目的(扳倒纳吉)同台而坐。他们太伟大了,联署了《公民宣言》后,又成立“救国联盟”,接下来还有3月27日的誓师大会——2016年人民大集会。

这边厢有马哈迪、慕尤丁、慕克力、林良实和山努西;那边厢有林吉祥、阿兹敏、末沙布,以及态度曖昧的伊斯兰党马夫兹和慕斯达化阿里,还有社运领袖安美嘉和玛丽亚陈。

马来西亚今天所面对的种种问题,贪污、腐败、司法被摧毁、种族分化、伊斯兰主义、言论自由被剥夺、人权记录走下坡,敦马都是始作俑者。

1987年那一场茅草行动,马哈迪援引内安法令一口气扣留了109人,其中就包括了林吉祥及林冠英父子,两人都在甘文丁监狱呆上了18个月之久。无论这场大逮捕行动背后的动机是什么,都谈不上是个人恩怨。马哈迪关闭了三家报章,包括《星洲日报》,罪名是挑起种族情绪,破坏种族团结,导致好几百人失业。他与这几百人没有个人恩怨。

脸书(面簿)上有人说:“由一个曾经祸国殃民的人来救国,你不觉得可笑吗?”

再说,敦马是好戏之人,再次担纲演出退出巫统的好戏。

上一回退党逼退了前首相阿都拉,当时慕尤丁还出了不少力;但这一回退党已起不了作用。

纳吉在过去一年因为26亿令吉政治献金和1MDB(一个马来西亚公司)课题,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惊涛骇浪。他将不能合作的慕尤丁和沙菲益阿达革职,他也除掉前总检察长阿都干尼,由阿班迪补上。这些自救的动作让他面对各方的指责。

上周,纳吉撤除了马哈迪所担任的国油顾问职,理由是后者已不支持政府,就不应该继续担任与政府相关的职位。你或许可以说纳吉秋后算账,事实也是如此;但这是他的权力。槟州公正党两名州议员在州议会表决时,不与州政府站在同一阵线,不也被撤除升旗山机构董事职吗?但是,政治献金课题确实是纳吉的致命伤。乡区马来人传统上是巫统的票仓,但他们是否真的不在乎献金课题,至今仍是一个未知数。当阿班迪宣布纳吉被指涉及的“26亿令吉献金”及“SRC国际有限公司”案件的调查已结案时,不相信的人居多,表达不满的也大有人在。

除了26亿献金和1MDB课题外,人民对国家所面对的其他问题也满腹疑窦。如果纳吉不能在大选之前作出令人满意的解释,则将影响巫统的胜算。人民需要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

也许,对巫统有利的是,希望联盟内部矛盾重重,而伊斯兰党又宣布成立另一个反对党联盟,成为我国政坛的第三股势力,也分化了在野阵营的力量。为了维系雪州政权,希盟与伊党的关系欲断难断;公正党为了现实考量,紧紧抱着伊党不放,行动党与伊党则互相攻讦,这种关系能够维持多久,只有自求多福了。

作者是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总编辑,

本文见该报2016年3月15日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