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文:对财政预算案的期待

字体大小:

狮城脉搏

财政部长王瑞杰定于3月24日向国会发布他的首个财政预算案。本月初,王财长透露,他将在这次预算案中宣布一些措施。这些措施不光旨在协助企业应对短期挑战,也会协助它们找寻中期增长商机。

不过,同时兼任未来经济委员会主席的王财长也提醒大家不要有过多的预期,因为这些措施并不能阻止不可避免的经济重组。

他指出,“全球经济尤其是区域经济正在发生显著的变化,我们越早改变,适应和回应,我们就越具优势,越能站于不败之地。”随着经济重组进入关键时刻,即使财政预算给予税务回扣,预算案显然地还是会强调重组的迫切性。

财政预算案如何在舒缓短期的忧虑与达致长期的目标之间取得平衡,将是大家密切关注的课题。它将让我们更深入了解现任政府的财政思维以及接下来几年财政预算的大方向。

由于这是去年9月大选后的第一个财政预算案,政府是否会在有利的政治氛围下,在财政政策上做出改变,以资助中长期增加的公共开支。政府已经保证不会在近期内调高消费税。我们是否可以预期政府公布一个更进一步的累进税制系统?目前,总税收的80%是由最高10%的纳税人缴交的。0

去年,由于预见到预算开支会有所增加,政府已经采取了必要的修宪措施,从本财政年开始把淡马锡控股纳入政府的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Net Investment Returns,简称NIR)框架,以便增加国库收入。

从2017年估税年开始,个人所得税的最高边际税率将提高。这是紧随最近几年来新加坡房地产税税制的改变。房地产税采取累进制的方式,大量提高高档房地产的房地产税,以弥补低估值房地产税收减少的损失。

在照顾最弱势的群体之后,政府应该将焦点转向一些新加坡人关切的课题,特别是为数众多的新加坡中产阶级。这些人是处于家庭收入第31至70百分位数的国人,这群人在2015年每名家庭成员的劳动月收入介于1857元至3409元。

在我们的社会,随着人们在收入和财富方面的差距越来越大,就越需要侧重于公平和包容的经济增长和政策。这也就意味着,分享国家财富只能立足于公平,而不是均分。越需要得到帮助的人所得越多,而缴税越多的人则得到越少。

在收入差距持续的情况下,这个社会契约尤为重要。政府通过国库拨款来补助低收入者,稍微缓解了收入差距的问题。虽然不平等在任何社会都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们需要进行再分配,并有意识地提高社会流动性。要避免两极化,就必须确保真正的社会流动,同时要在不侵蚀我们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敬业精神的前提下,提供足够的社会安全网,以鼓励人们勇于冒险。

须兼顾再分配和社会流动  

是时候来探讨本届政府的财政预算案将侧重在什么方面了。是再分配还是社会流动性?抑或两者的组合?

我们的社会既需要再分配,也需要社会流动性,虽然重点应该放在加强社会流动上。在我们的社会,无论是再分配还是社会流动,都要立基于加强在我们的社会获得机会的可能性。社会流动是争取平等的机会,而不是相同的结果。机会的平等需要社会流动的最大化,而结果的平等则侧重于再分配。

聚焦于社会流动的一个好处是它强调做大经济大饼,而不是再分配所倾向于的分割大饼。这是大家一起往上升,而不是一起向下滑。

低社会流动也会动摇我们的社会所重视的任人唯才体制的根基。若贤能之士只能来自特权阶级,就会危及任人唯才体制的合法性。低社会流动也会导致不同阶级的壁垒分明,进而瓦解社会凝聚力。

社会流动僵化的附带效果是无法维持富有活力的经济。原因在于,发展和培育一个深耕密植且基础广泛的企业家文化、生产力和创新力所需的推动火力,即便不是完全熄灭,也会处于严重窒息的状态。我们社会的民族精神、福祉和繁荣将会从根本上受到影响。

重视教育是确保社会流动通畅的必要手段。因此,财政预算案一向来都维持各级教育机构的开支稳步增加,包括不久前对学前教育领域增加拨款,以及在2013年设立幼儿培育署。

投资于幼儿的教育,是一个国家着眼于未来时所能做的其中一项最具冲击力,也最有收益的投资。

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社会投资是能让人终身受益的。来自于贫困家庭的孩子,绝不能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而永远处于劣势。

这样的投资不仅有助于改进人们的学业成绩、就业选择和赚钱能力,也能减少在医疗保健、教育,以及刑事司法领域的纠错措施等其他方面的开支。此外,没有培养好我们的孩子,让他们能够充分发挥所长,也是一种机会损失。

不论国家开支有多大,都无法完全消除富裕家庭及贫困家庭之间存在的“机会差距”。尽管如此,我们不仅要尽力确保贫困家庭的儿女享有与富裕家庭儿女相同的机会,也要让他们能充分掌握这些机会。平等的机会不应是一个空想。

财政预算案既是财政政策的声明,也反映了社会政策。在列出政府的财政计划的同时,它也在培育和发展社会资本。唯有这样做,新加坡人才能团结一致,共同迎接挑战。

作者是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

张从兴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