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毒品战的“减害”与“除害”之争

字体大小:

吴俊刚专栏

今年对美国而言,是相当重要的一年,总统选举之外,还有一个反映社会趋势变化的课题也被提上了日程,那就是毒品(尤其是已泛滥成灾的大麻)的管制。至少有十个州会在今年底由州议会或选民投票表决,是否要让大麻的售卖和吸食在某种程度上合法化。

目前有四个州(科罗拉多、华盛顿、俄勒冈和阿拉斯加)已经让大麻合法化,即允许大麻作为消遣用途,让人们可以合法地拥有、吸食或栽种一定分量和数量的大麻,同时也允许大麻的公开贩卖。将在今年决定是否要跟进的州包括:佛蒙特、罗德岛、内华达、密苏里、密西根、马萨诸塞、缅因、佛罗里达、加利福尼亚和亚利桑那等。

这股大麻合法化风潮眼看就要席卷全美,奥巴马总统也已经放出口风,若大势持续,联邦政府将考虑是否解禁大麻,因为执法成本实在太高了。目前,虽然有些州已解禁大麻,或是允许作为药用,但在联邦法律里,大麻仍被列为禁用毒品。除了美国,好些其他国家其实早已解禁大麻。这种做法被称为“减害”(harm reduction)。究实,在欧美等国家吹起的大麻合法化风潮,折射的是大麻在这些国家的泛滥和失控的现实。合法化是变相的承认局面已经失控,只能设法减害。

大家知道,在新加坡,大麻是违禁毒品,政府严厉取缔贩毒者和吸毒者。面对这股大麻合法风,新加坡将何以自处?政府的立场是鲜明的,它坚决表示不会随波逐流。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李智陞日前出席联合国麻醉药品委员会第59届会议,代表新加坡发表国家声明,要点包括:一、不赞同把毒品问题视为“公共卫生课题”(public health issue);二、也不认同所谓的“减害”措施;三、不会让大麻这类毒品合法化或非犯罪化(decriminalisation);四、新加坡坚持“防害”(harm prevention)和 “除害”(harm eradication)的做法。

把大麻泛滥视为公共卫生问题而不是毒品问题,事实上是在为大麻合法化铺路,形同把大麻和香烟同列。而所谓的减害做法,始于西方社会爱之病爆发的年代。由于蔓延太快,许多政府一时不知所措,于是采取了减害做法,为使用针管注射毒品的瘾君子和同性恋者提供免费针管,避免他们共用针管而感染病毒。现在是把这种“理念”运用到大麻的管制上。理据是,既然大麻已经随处可得,禁也禁不了,那干脆合法化吧,省得政府得花大力气执法,既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还得设法安置大批被捕的吸毒者。

与毒品斗争形势会愈加严峻

大麻合法化的妖风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刮起来的,而这股歪风显然已经登陆新加坡。新加坡肃毒局指出,不少年轻人把大麻当成是无害的,因此年轻嗜毒者滥用大麻的情况日趋严重。肃毒局早前公布的数据也显示,大麻已取代海洛英,成为初犯者的普遍第二选择,仅次于冰毒。根据肃毒局的数据,去年被捕的新吸毒者当中,有70%年龄在30岁以下。因此,我们可以很确定的说,面对国外大环境和大气候的改变,我国与毒品的斗争形势将会变得愈加严峻。

地理上,新加坡很靠近盛产毒品的印支半岛金三角,势所难免地会被毒贩作为贩运毒品的中转站。其次,新加坡又是一个区域运输中心和国际旅客的目的地,客观上有毒品需求市场。其三,现在有数以万计的新加坡人在其他国家工作或留学,其中不乏大麻合法化国家,一些人难免会沾染恶习并把它带回国。

本地报章就有这样的报道,说某位在美国留学归来的年轻人认为,大麻其实和香烟没有两样,吸大麻就好像吸香烟,香烟既然合法,为什么大麻不能合法? 这些年轻人也许学历颇高,但头脑未必清醒。他们不晓得,在诸如美国那样的国家,庞大的商业集团所使用的宣传伎俩是多么的可怕。他们可以请一些人做医疗报告,“证明”大麻无害,甚至还有不少药效,以此误导民众,同时又向政府施压,让大麻销售合法化。这可是数以亿元计的大生意!

可悲的是,很多政客都敢为所用,甚至还添油加酱,声称大麻合法化不仅可以增加大笔税收,节省大笔执法开销,还可以制造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有报道就指出,像美国加利福尼亚这样的大州一旦让大麻合法化,所能得到的肥水可就多了。加利福尼亚目前有最多的大麻种植园,生产的大麻估计占全美大麻消费市场的60%到70%。合法化将使该州的大麻市场更加红火,州政府税收大增自不在话下。

然而,这种“减害”的做法势必贻害无穷。因为,大麻毕竟有别于烟草。这当然必须有医药证明,不能靠网上流传的信息。新加坡政府因此特地做了两个专业调查报告。其一,是委任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客座教授柯丝特拉博士(Stella Quah)分析比较11个国家的“减害”政策,包括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泰国,以及新加坡的“除害”做法。

柯丝特拉的研究结果是,这些国家多把重点放在毒品所带来的次要问题上,如展开预防爱之病病毒和其他病毒传播的注射针管交换计划。这类计划至今未能显著抑制病毒传播。“它们强调人权自由,却忽视毒品对嗜毒者判断能力的影响”。因此,她的结论是,新加坡还是得坚持以“除害”为主的做法。

另外,由心理卫生学院顾问医生李志强所带领的文献研究团队则得出结论,指大麻医疗效用还有待进一步研究。虽然有临床经验显示大麻能舒缓一些症状,如化疗引起的恶心和呕吐,但目前已有相同疗效的药物。吸食大麻是会上瘾的。滥用大麻也可能导致大脑功能受损、精神疾病如精神分裂症,以及影响胚胎发育等。

大麻合法化和“减害”风猛吹,新加坡肃毒局的工作肯定会因此变得更加艰巨。要避免更多无知者草率误信网上的信息,或是随国外的不良风气起舞,提高宣导力度,让人们正确地认识大麻和大麻之害是必要的。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