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亮时:巫统陷分裂危机?

字体大小:

时事透视

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去年就深陷“七亿美元捐款”和一马公司(1MDB)的丑闻之中。巫统内部对此事也有一些杂音,并对纳吉形成一定的压力。然而,纳吉绝非省油的灯,他一开始就把巫统的第二号人物慕尤丁从副首相的职位拉下来,巫统副主席沙菲益也不被纳吉委以内阁部长的职位。接着,他在今年初撤换吉打州务大臣慕克力与冻结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的职务,使慕尤丁不但失去副首相宝座,也无法参与党务。这些被视为反对纳吉的重量级人物,纷纷落马,显示纳吉仍然牢牢控制整个巫统。纳吉在今年2月拔掉慕尤丁党职和撤换慕克力(马哈迪之子),主要是对前首相马哈迪还以颜色。

在整顿巫统党内杂音的同时,纳吉从去年就开始积极拉拢在野的伊斯兰党(简称伊党)。去年12月,两党领袖(纳吉与哈迪阿旺)不仅罕见地在公开场合首次同台亮相,更双双对外强调:“回教徒必须大团结。”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更进一步表示:“政治理念的差异,不容成为回教徒团结的绊脚石。”纳吉成功建立与伊党的友好关系,有助于压抑在野各党的壮大。纳吉相当清楚巫统的游戏规则,即只要掌握巫统,就代表掌控了大部分的资源。

纳吉根本不害怕党内的异议份子与在野党合作,因为历来从巫统出走而“组党反攻”者,至今还没有成功之例。巫统元老拉沙里于1990年组织“46精神党”挑战时任巫统主席马哈迪,但1996年就宣布解散回归巫统。安华于1999年成立的公正党,至今仍无法取巫统而代之。反对纳吉的慕尤丁、慕克力和巫统副主席沙菲益相当清楚马国的政治现实,所以他们一再表示会留在党内继续奋战,因为只有留在在党内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马哈迪并没有因为纳吉扳倒其子慕克力而噤若寒蝉,反而更大动作地展开倒纳吉行动。日前,马哈迪破天荒地跟马国在野领袖,包括民主行动党(简称民行党)的林吉祥、公正党的雪兰莪州大臣阿兹敏和党副主席蔡添强、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等人,在吉隆坡举行联合记者会,共同反对纳吉继续领导马国。马哈迪与其盟友、在野党领袖和民间组织领导人,共58人联合签署意在推翻纳吉的《公民宣言》。马哈迪把纳吉视为主要敌人,因此愿意与在野力量结合,共同对抗纳吉。

马哈迪再次退出巫统与联合在野力量,是否会造成马来选民版块的移动?笔者认为仍有待观察。巫统方面,则没有因为马哈迪的退党而产生任何跟随的效应,这显示马哈迪在巫统党内影响力量的式微。相反的是,纳吉向伊党伸出橄榄枝的策略奏效。首先伊党主要领袖没有签署倒纳吉的《公民宣言》。另一方面,纳吉立即展开反制的行动,在《公民宣言》发布之后即刻召开巫统区部主席的会议,有148个巫统区部的主席(巫统在马国总共有191个区部)赴会。

该大会发表六点声明,而其中最重要的两点是公开表态支持纳吉担任巫统主席、国阵主席以及首相职,继续领导国家;谴责前首相马哈迪连同反对党推翻纳吉的举动。近日,彭亨州国阵领导层举行的“团结集会”有逾5000人出席。在会中纳吉严词批评马哈迪,说他连尊严都不顾,更表明其忍耐是有限度的,必要时会做出反击。彭亨州是纳吉的政治根据地,纳吉透过该团结集会告知所有人,他仍然是党与国家的最高领导人。

短期内,马哈迪、慕尤丁与在野领袖皆无法扳倒纳吉。巫统方面亦不会出现分裂的局面,因为大家很清楚目前的情势,即纳吉仍手握大权。即将到来的砂拉越州(简称砂州)大选将是未来两年观察的第一个重点。若砂州选举,国阵交出亮丽的战绩,纳吉在巫统的地位就更为巩固。巫统方面,包括慕尤丁在内的领袖都没有这份能耐可击倒纳吉。

第二个观察点在于,短期内除非有强而力的证据证明纳吉有罪,或者在2018年的大选中,“马哈迪效应”发酵,成功联合在野党击败国阵取得政权;否则,纳吉应该可以继续掌权,而巫统亦不会出现任何的分裂,党内的不满声音会逐渐消失,这些人士也会在马国政坛中成为“过去式”。

作者是台湾高雄师范大学

客家文化研究所所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