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江:马国华人要的其实很简单

字体大小:

过去数月常常有人问我,《星洲日报》何以给柔佛苏丹殿下及其王室成员这么多宣传,是不是有特别指示。面对这类问题,我常笑着说,殿下是我(柔佛麻坡人)的苏丹,当然要多用一点啦。

其实我只是说笑罢了,并不是真的如此;《星洲》也不是刻意吹捧苏丹殿下,而是因为殿下的言行举止深得民心,有新闻价值。

柔佛苏丹于去年916马来西亚日,在其脸书(面簿)贴文谴责种族主义,谕令任何鼓吹仇恨和种族主义者,必须马上离开柔佛,因为这里是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柔佛子民的家乡。

因此,当华社对巫统感到失望的时候,柔佛苏丹及砂州首长阿德南的出现,以及他们的开明作风,正好慰藉华人破碎的心。

柔佛苏丹在今年2月28日出席柔佛古庙众神夜游活动,成为该活动逾百年来首位驾临观礼的君主,更令华人的心澎湃不已。尤其是那张殿下在游神活动上比心形手势的照片,更在华人世界的网上疯传及一片明君赞美声。华人感觉受到尊重,对苏丹殿下的良好感觉油然而生。

殿下不时在其官方脸书上载图文,分享柔州各民族的庆典文化,同时以行动证明他重视多元社会的和谐共处,除了出席大宝森节活动,也到游神现场以示支持。

对苏丹殿下这种良好感觉,华人也曾经给过国阵,可是巫统却把这股支持力量当做理所当然;在前首相阿都拉下台前的那一段日子,巫统的霸道令华人反感到极点。华人不能接受时任槟州首席部长许子根受到槟州巫统的当众羞辱;华人也没法忘记非土著内阁部长如何被令收回解决宗教课题的备忘录。

纳吉后来接任首相以及喊出“一个马来西亚”口号已经太迟了,因为华人对国阵的良好感觉,就好像一江春水向东流那样一去不回头。

纳吉虽然高喊一马口号,可是对党内的极端分子,却没采取杀一儆百的坚决行动。

因此,华人对巫统的恨,进而对国阵的失望是累积下来的,并不是行动党厉害,而是巫统不断供应火箭升天的弹药,也害了自独立以来为华人做牛做马的马华与民政。

华人其实很简单。除了希望国家经济好转、追求公正及透明等普世价值之外,就是要获得国家的认同。只要让华人感觉这个国家很爱他,良好感觉回来了,选票自然就会回流。

308到现在的那股怨气,就是出在于那口气不顺。

就拿统考文凭来说,华人要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只是为了那一口气。今天许多独中生拿着统考文凭,已能到世界各地的顶尖大学读书。不像过去那样,升学管道有限,希望政府承认统考文凭,以便进入本地大学。因此,政府承认统考文凭与否,已不像过去那么重要。

其实国阵政府已承认统考文凭,目前只欠一个正式宣布。今天的独中生,只要统考至少考获三科优等(C),就可以进入本地师训学院,可惜年年的反应都不佳。这说明独中生的选择太多了。

说实在的,政府给了独中生特别优待,因为国中生需要在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中考获至少五科A,才可以申请进入师训。

我的看法是,既然已有心承认,就不必扭扭捏捏了,否则既损人又不利己。

我于今年2月27日受邀到顶级手套大厦观赏“好日子”新年音乐会。呈献表演的本地音乐人分别有古筝演奏家张云翔、男高音陈志轩、女高音林文荪、音乐创作人周金亮、钢琴伴奏家黄诗钰,以及手鼓伴奏家丘其超。其中一首歌曲叫《大红花》,是由已故作曲家张材光在60年代所写。可见早在60年代,华人就已经很爱国,懂得歌颂大红花(国花)。

周金亮在介绍这首歌时有感而发地说:“我们真的很爱国,如果有人不相信,我们也没有办法。”说完在场者都会心一笑。

作者是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执行总编辑,原文刊登于

2016年3月22日《星洲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