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良平:国民性和 中国软实力的欠缺

新加坡雇用了大量的中国司机,有开公交车的,也有开班车的。这位从中国东北来的司机是开班车的。一晚车行至植物园时,路边有一辆小车停在有黄线的弯道旁,使路面变得狭窄,于是司机将车停了下来。我目测了一下,觉得小心驾驶的话,还是可以通过的。司机按了一阵喇叭后,没人回应,就大咧咧地往车上一坐,安心而且放心地等待车主回来,似乎找到又可以不干活又不用担责任的理由了;也不管车上的乘客是不是有急事,会不会耽误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