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金浩:国民党“本土派”若出走能去哪?

字体大小:

时事透视

中国文化毕竟是农耕文化的基础上发育而来的,与安土重迁的地域文化有密切关系的,就是人们的省籍、地域概念。过去毛泽东碰到人,总会以“你是哪儿人啊”作为开场白。近年的台湾,虽然说自己是华人世界的民主榜样,然而多年来,省籍问题不仅困扰整个社会,在国民党内部也长期存在。本来,民主应以中道理性为原则,谁说得好做得好,就拥戴谁,这才是高质量的民主。一旦与宗教、文化、地域籍贯等因素纠缠在一起,民主就很难以其原有的设计理想运行。然而世界上多数民主国家和地区,包括像英国这样非常老牌的民主国家,地域问题也还不能退出民主政治。随着2016年选举的展开及国民党的失败,国民党的本土与非本土问题愈加突出。

现在,党主席的选举结束了,竞争了两个月,仍是洪秀柱胜出。于是,国民党将现出走潮的预言,又被高密度地抛了出来,特别是对所谓的本土派,许多人更相信他们会走。

根据这些年台湾政治形势的变化及目前的情势,笔者预计走掉一部分是完全有可能的。然而让人心存疑问的是,本土派若出走,他们又能到哪里去?他们的政治空间在哪里?他们再去组个党吗?如果不组党,那只能各奔前程;如果组党,其定位在哪儿?路线怎么确定?由于台湾的特殊身份,两岸问题是岛内任何政党都无法不予理会的。

那出走的国民党本土派怎么办呢?老深绿有台联党,正绿有最大的民进党,嫩深绿有“时代力量”,本土派若因对统一没有兴趣而出走,那绿的那边,已没有像样的地盘可占。如果他们保留蓝色,深蓝有新党(当然出走的国民党本土派不可能深蓝),正蓝有国民党,浅蓝有亲民党,也没有像样的地盘可占了。

他们若也想做浅蓝,则不易与亲民党拉开,即使王金平也出走并且做主席,其影响力也不会比宋楚瑜强多少,宋虽为外省人,但其根基深,活动能力强,地方上还有一些人脉。王金平在台湾还有多少影响力,在1月16日的二合一选举中已得到检验。他近日在立法院都有些“孤城向水闭,独鸟背人飞”的景象。

更为关键的是,如果民进党迫于情势,在两岸关系上力求蔡英文所说的“维持现状”“不挑衅”“无意外”,则出走的国民党本土派更没有说话、做事的空间了。最后出路只有三种,一是逐渐各寻码头,自求多福;二是沦落为靠朋友关系连结而没有鲜明路线特色的众多小党之一;三是退出政治圈。

所以,国民党的上层人物若聪明,有爱党之心,就不要再在本土、外省问题上做文章。这本身已是民进党分裂国民党非常有效的一条老缝隙了,国民党自己应该让它弥平才对。党内应该营造国民党就是国民党,没有本土非本土之别(事实上也是,就是外省第二代又怎么样呢?民进党内的段宜康、王世坚等人,其独派色彩比福佬人还强烈),以理念来团结全体党员。否则,本来在路线选择上已然困惑,若再继续在本土非本土上扯不清,这个党就没有翻身的希望了。

从新主席洪秀柱应采取的立场讲,走掉一些不认同洪氏路线的人,也未必是坏事。由于目前自认是“台湾人”的比率已到73%,创调查以来的新高;自觉是“中国人”的比率仅剩11%;另有10%受访者认为自己既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支持泛独的已有36%,支持泛统的只有12%(《联合报》3月12日民调),而国民党近期内无法、不能、不敢在统独问题上去迎合求独的民众,所以国民党的行情仅凭此点也势必会被看空,只能谋划如何实现长多。

那些不认同洪氏路线的留在党内,只会继续上演本土非本土之争、路线之争,扯皮掣肘,给社会不良观感,让国民党面向绿营时没有战斗力。所以洪秀柱倒不如在这段在野期间,让党自清自净,以路线凝聚人,把认同自己路线的人团结在一起,形成党的战斗力。如此,庶几可望随着两岸情势的变化,随着台湾民众对“两岸一中”重要性认识的加深,国民党重获民众的支持,夺回执政权。而洪本人之“辣”,因少了内斗,也可以在与绿营的博弈中充分发挥。

作者是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