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月季:奥巴马能否被遗忘?

字体大小:

审时度势

2016年对于奥巴马来说,可能是其政治生涯中最关键的一年,他的许多政治遗产要等到2016年甚至更晚才能“修成正果”。正如美国《洛杉矶时报》所分析的:在其总统任期最后一年内还“蛮拼的”,奥巴马除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之外,还想保住历史遗产——一种“奥巴马主义”在美国政治生活的延续。

奥巴马的努力是一回事,然而要想“青史留名”却是另外一回事。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随着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拉开帷幕,特朗普、桑德斯、希拉莉等参选人不断在媒体和公众面前抛头露面,奥巴马竟然被遗忘了好长一段时间。要不是奥巴马3月22日访问古巴,实现两国外交历史性的“元首会晤”,奥巴马上“新闻头条”的时间还不知要推迟到何时。

“铁打的白宫,流水的总统”,这话用于美国的政治生态再适合不过。不管任期内多么风光无限,一下台就意味着只是一个“过客”,甚至很快就会被公众所遗忘。华盛顿大学心理学教授亨利·罗迪格(H. L. Roediger)及其学生安德鲁·德索托(K. A. DeSoto)2014年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专门研究了美国人对历任总统的记忆程度。文章称:虽然美国的历任总统都希望在自己的任期内做出卓越贡献,从而能够在公众的集体记忆中名垂青史,但是许多人在离开总统位置后的50至100年内,就会被公众所遗忘。

罗迪格教授等人通过漫长的实践研究后发现,美国人对总统的记忆符合心理学中的“系列位置效应”(serial positioning effect),其中包括首因效应(primary effect)、孤立效应(isolation effect)和近因效应(recency effect)。

“首因效应”,人们容易记住那些具有开国元勋式性质的总统,例如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但其后美国人对总统的记忆程度会逐渐下降,直到林肯(Abraham Lincoln)的出现,林肯因为打赢了南北战争,颁布《解放奴隶宣言》,废除奴隶制度而被历史反复提及,这符合心理学中的“孤立效应”。而“近因效应”指的是大多数人都能记住最近若干年执政的美国总统。

迄今为止,美国历史上一共产生了44任总统,但是像米勒德·菲尔莫尔(Millard Fillmore)、福兰克林·皮尔斯(Franklin Pierce)和切斯特·阿瑟(Chester Arthur)等人,早已消失在公众的记忆里。不是说他们比别的总统逊色多少,而实在是由于公众有“集体遗忘”的习惯;加之上述几位美国总统不符合“系列位置效应”中的任何一种,因此被公众遗忘在所难免。

罗迪格教授等人还在文章中模拟出了几位美国总统的“遗忘曲线”。根据预测,到2100年,仅有不到一半的美国人还会记得主持了“阿波罗11号”登月计划的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不到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还会记得曾任二战盟军欧洲最高统帅的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

“首因效应”和“孤立效应”

奥巴马呢?是否也会遭遇被公众遗忘的“历史厄运”。尽管最近一段时期有被公众“暂时遗忘”的经历,但这并不能表明奥巴马的政治遗产不值得被历史铭记。从罗迪格教授等人的研究成果来看,奥巴马至少符合“系列位置效应”中的“首因效应”和“孤立效应”。

奥巴马虽然不是开国元勋,但他是美国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这足以让其载入史册,对于频受种族问题困扰的美国社会来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奥巴马竞选总统成功后,美国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在《国际先驱论坛报上》撰文称:这使我们自己感到惊讶,也使世界感到惊讶,同时这也告诉了世界,我们的国家是一个充满了新的开端的国家。

从“孤立效应”的角度而言,奥巴马依然有许多东西为公众所熟知。首先,不同于前几任总统浓厚的政治家色彩,奥巴马更像是一个政治明星,他的许多个人做派将政治娱乐化演绎到了极致,获得大批美国青年人的追捧;其次在内政外交上,奥巴马高举“改革”大旗,极力打造“奥巴马主义”的政治路线。对内一系列改革虽然不能事事尽如人意,但至少将美国从危机时代的边缘重新拉回到正轨,经济逐渐回暖,奥巴马的支持率也逐渐攀升。

外交政策的转向也是“奥巴马主义”的一项重要内容,从老布什经克林顿再到小布什,二十余年的时间里,美国有长达14年之久都陷入对外战争的漩涡。很明显这是“单边主义”惹的祸,也给美国充当全球领袖角色带来了深重的合法化和信誉危机。曾担任奥巴马总统竞选顾问的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说:这一切都要归咎于前三任总统缺乏对时代精神的正确领悟。奥巴马一改之前美国政府“强制民主”的对外政策,转而推行“巧实力外交”,淡化意识形态冲突,寻求共识与合作。

奥巴马的外交政策转向受到了不少批评,美国前副总统切尼(Richard B. Cheney)和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H. Rumsfeld)干脆把奥巴马称为“最软弱总统”。但奥巴马显然对此不屑一顾,在奥巴马看来,美国梦并没有破碎。2014年在西点军校发表演讲时,奥巴马激情澎湃地宣称:美国必须在世界范围内保持领导力,如果我们不能,没人能。

不管人们当下对于奥巴马本人还是其推行的一系列改革措施有何种争议,这些都不妨碍他在美国政治生活中所具有的划时代的意义。奥巴马的许多政治理想也许在其任期内无法实现,但是奥巴马自认为通过努力将美国带上了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至于他是否能够名垂青史,还是要留给后世的美国人评说。

作者是燕山大学文法学院副教授

奥巴马虽然不是开国元勋,但他是美国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这足以让其载入史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