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惜薇:不断完善的安全网

显微镜

旨在援助低收入群体的就业入息补助计划,在2007年成为社会安全网中的一项永久措施时,有一个低薪群体却没能受益。他们当中虽不乏“三天捕鱼,两天晒网”的“散工”,好一部分却是每天勤奋工作的人。

这些人之所以没能领到补助金,全因就业入息补助计划是个奖励工作的计划,受惠者是否被视为有工作,则取决于他们有没有缴交公积金。低收入者宁愿增加实得收入,同意雇主不为他们缴交公积金,也就不敢举报雇主违法,担心连带丢了工作。

这类低收入者多数希望工作时间更灵活以兼顾家庭,也有不少人基于不愿意承包商分薄工资,宁做“个体户”。一星期数次到特定办公室打扫的清洁安娣,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政府后来接受了全国职工总会的建议,低收入自雇人士只要申报交易额,并按规定缴交保健储蓄,也能领取补助金。这样一来,许多“个体户清洁安娣”纷纷成了自雇人士。然而,她们可得的补助金,只有一成是现金,其余都拨入公积金保健储蓄户头里。

同样让“个体户清洁安娣”遗憾的是,政府去年为清洁业推出强制性的“渐进式薪金模式”,确保承包清洁工作的公司为全职工人支付至少1000元的月薪,还要求公司提供培训并规划清洁工人的事业发展。

许多“安娣们”不属于建国一代,没能受益于建国一代配套,她们不由得不兴叹:“老是分不到好处!”

新任财政部长王瑞杰3月24日则为她们捎来好消息:从今年7月起,年长者只要在满55岁时,公积金总缴交额不超过7万元,居住在五房式或更小型的组屋单位,家庭人均月入也不超过1100元,每三个月就可享有300元至750元的“乐龄补贴”。

每个月最多250元的补贴,看似杯水车薪,也有人批评“乐龄补贴计划”条件过于苛刻。但我认为,更关键的其实是计划背后的思考:政府借此进一步显示它尽量不遗漏需要额外援助的群体,也就是适时调整政策或推出新措施,不让任何人落在社会安全网之外。

在许多国家以最低工资制显著提升最底层工人收入的当儿,我国恪守最低工资制会损害工作伦理和自力更生意识的原则,先后推出就业入息补助计划和“渐进式薪金模式”,贯彻了工作是最重要安全网的理念。考虑到即便是有工作,仍有一群国人没能在工作生涯中累积足够的公积金存款,他们可能没能力购买组屋,也可能没有可依靠的家庭,政府决定推出新计划,帮助他们应付上涨的生活费。

应当注意的是,最底层的社会人士已获得多种援助,“乐龄补贴计划”锁定的对象因此不只是这些人。许多“个体户清洁安娣”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贫困人士”,她们没有领取公共援助金的资格,收入相信是介于最低20%至30%之间,每个月100元至250元的额外补贴,可让她们的手头稍微松一点。

长时间呆在家照顾孩子的家庭主妇,也将有机会从“乐龄补贴计划”中受惠。时不时会有国会议员为家庭主妇请命,要政府分发财政盈余时不忘记她们的贡献。家庭主妇这回只要符合所设条件就可获取补贴。在本地,不工作也能分得好处的做法相对罕见,这可说是“乐龄补贴计划”的一个特点。

举凡推出新计划,自然会有人批评计划的不足。这回也有人说“乐龄补贴计划”遗忘了与子女同住在公寓式组屋,但子女却没有给他们任何零用钱的年长者;以及守在所继承的年值不高的私宅、没有收入的老人家等。显然地,要建立完善的社会安全网不容易,我国“千层糕”的多元化和多层次的社会援助体系,仍有继续改进以惠及更多有需要者的空间。

(作者是本报记者 hosb@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