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迎竹:职业棋局待解

加减陈词

陈迎竹

第四次产业革命在速度、规模与系统性三大方面,全方位冲击现有的产业结构,在很多国家的很多行业,大量职位正面临或已经消失。产业技术短时间内剧变的时代不仅为职场工作者带来挑战,事实上也将冲击社会和政治层面,造成雪上加霜的效果。

韩国围棋高手李世石败给谷歌的机器人AlphaGo(阿尔法围棋),引起世界舆论的关注,焦点是人类开发的机器人是否将变成不可驾驭与抗衡的科学怪人(Frankenstein)。

这是第四次产业革命时代最新的案例,也是最震撼人心的。

吾友柯金章下了30几年围棋,曾经出任新加坡围棋协会会长,也从事电脑软件行业30几年,他在比赛后不久告诉笔者:“我本以为在我这辈子,电脑不可能赢人类,现在感觉有点恐怖。现在电脑以逻辑思维打败人类,可以想象它也可以比医生、律师等更厉害。许多职业将会被取代。”

对软件业者来说,电脑程式的自我进化是正常的,“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厉害,超出想象”。

世界经济论坛今年初的达沃斯年会把这场从电子、信息与自动化科技演变而来,在虚拟与实体之间转换,仍不知将何去何从的经济与技术形态称为第四次产业革命(industrial revolution)。第一次革命肇始于蒸汽机发明所带来的机械化生产技术,第二次是电力发明带来的规模生产,第三次是上世纪后期电子和信息科技与自动化技术带来的互联网浪潮。

这第四次革命,估计从本世纪开始出现突破性的演进,在速度、规模与系统性三大方面,全方位冲击现有的产业结构,在很多国家的很多行业,从销售到管理都被迫拆解重组,大量职位正面临或已经消失。

花旗银行上个月一份报告指出,即便在金融领域,为了满足行业后端与消费者直接接触的需要,金融科技例如第三方支付技术、电子商务等不断开发的结果,很可能在10年内造成欧美金融业进一步减少30%、超过180万个工作岗位,甚至有金融业高管形容这是银行业的“优步时刻”(Uber moment)。

优步、Airbnb等经营方式所代表的分享经济,在五年前仍是陌生的事物,但分享经济规模估计在10年内将超过3300亿美元。一叶知秋,各种功能的手机应用软件,搭配在容量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的移动通信工具,使得老少妇孺一机在手就能满足许多需要,天涯海角也能解决工作问题、谈成生意,连带影响扮演中间人角色的大量职位岌岌可危。这还没算上人工智能、机器人、物联网、生物技术、量子计算、3D打印等快步赶来准备淹没时代的技术,讽刺的是绝大多数人口至今对这些技术也都似懂非懂。

这些新经济模式在壮大的过程中,已经造成多少传统行业迅速没落,抹除了多少职位,同时创造多少新职位,并没有完整统计。麻省理工学院曾做统计,2000年之后,美国生产力与就业率差距扩大,生产力持续提高,但就业率停滞不前甚至下降。去年一项商业报道更可以看出端倪:1990年美国通用电气、福特和克莱斯勒三大企业聘用百万员工,今天苹果、面簿和谷歌都属于市值数千亿、利润约百亿美元的大公司,但员工总数只有十几万人。牛津大学2013年一项相当严谨的研究显示,在大数据补强电脑之后,全美国47%的工作可能在10到20年间被自动化取代,包括传统的运输、物流、行政和生产线,以及刚出现不久的一些服务业,也在电脑演算技术快速发展中,面对淘汰的厄运。

那么多职业岗位会消失,职场生涯何去何从?世界经济论坛今年初一份报告明确指出,今天世界上最热门的职业和专业,有很多在10年甚至五年前还没出现,而一项大家都相信的预测是,今天还在读小学的孩子,可能有65%未来要从事的职业,今天还没出现。

这项调查有很强的依据,它访问了世界领先的371家大企业主管人事、策略等资深高管,这些企业代表全球超过1300万个员工。

然而这类预测显然不能作准。今天职场上的高管都在传统教育和行业中走过来,即便科技公司内部也不是人人有能力预见变化的路径,要对一二十年后职业做出描述并不实际。比较可以肯定的是职位数量是僧多粥少的局面。

职业空缺不仅遭到技术革命挤压,从全球职场来说,人口大国中国和印度加起来每年制造超过1500万高校毕业生,新兴国家人口对高等教育需求殷切,都可能在不久的未来成为愈发严峻的社会问题,印度高校毕业生失业率长期徘徊在三成,中国则是超过一成,随着每年毕业大军的投入和累积,已经越来越被视为这两个社会不稳定的根源之一。

产业技术短时间内剧变的时代,不仅为职场工作者带来挑战,事实上也将冲击社会和政治层面。不久前看了一部瑞典黑色喜剧短片,讲述很多人为了一份全职工作合约,相互追杀争抢,最后把“最后一份全职工作合约书”撕毁了。片名就叫《全面失业》,描述的是找全职工作成为天方夜谭、越来越多公司雇用派遣工、大多数人只靠救济金度日的社会。

这种黑色幽默的现实版并不好笑。很多经济学家警告,这波科技革命对已经难解的贫富差距会造成雪上加霜的效果,表面看来它使更多人的消费能力提高,但财富创造的结果却积聚在更少数人手上,社会阶级化益发明显。在工作不足的情况下,很多人得不到正常合理的收入,家庭安全感减弱,社会挑战和负担加剧,形成骚乱乃至革命的火苗。

更严峻的问题或许是,各国政府对这一不久后将出现的场景,似乎缺乏充分准备,因为无法想象科技革命的影响,很多国家教育部门在教学与课程上都只能因循既有方式,对十几年后要进入职场的孩子可能帮助不大。

一场围棋赛预示人类历史大变局的到来,其可怕在于速度之快与规模之大,远超过前面几次,其结果则端视人类如何应变。

一个人对着电脑打完这篇稿子后,想到如果二三十年前要完成此文见报,还得经过多少工作伙伴和部门,莫名的孤独感油然而生。

(作者是本报新闻编辑组副主任

tanet@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