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亮:中国人才招引的难题

字体大小:

中国聚焦

通过一系列大手笔、多阶梯和全方位的人才计划,中国在破解人才外流危机的同时,也在不断发力海外人才的回流和招引。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最近发布的《中国留学回国就业蓝皮书2015》显示,79.87%的学成留学人员回国发展,其中女性占59.16%。尽管中国官方披露的数据令人振奋,但同样不容忽视的是人才外流和海外人才招引的双重难题。

从1978年到2015年底,中国累计出国留学人数为404.21万人,累计回国人数为221.86万人,即有约55%的留学人员学成回国。2012年以来的调查表明,每年有70%至80%的出国人员选择回国。换句话说,考虑到出国和回国的时间差,以及投资移民和婚姻移民的可观人数,中国属于典型的人口净流出国家。更为重要的是,人数背后的深层次问题日益凸显,成为阻滞中国人才工作的巨大挑战。

首先,海归的光环已经慢慢褪去,出国留学人员未必都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这主要是因为海外高等教育的产业化和经济色彩日趋明显,许多海外大学的学位有钱就能上,沦为只要出钱就可以“买文凭”的教育机器。与此同时,随着中国居民收入的不断提高,许多家庭都有财力资助子女出国留学。一些无法在中国考取优秀大学的学生,往往选择出国“镀金”。一些海外大学的专业硕士学位项目,常常一个班上超过一半的都是中国留学生。他们的英语往往不过关,课堂作业和考试论文不得不仰赖网上“枪手”代劳。可以想见,这些留学生很难在海外生存和发展,回国是不得以的选择。

调查显示,接近一半的留学回国人员期望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发展。在北京就业落户的留学回国人员,主要选择国有企业、民办企业、外资企业、国家事业单位和金融机构等工作。留学回国人员选择创业的比例并不高,而更热衷于在“体制内”安稳工作。鉴于海外留学鱼龙混杂的状况,用人单位对留学人员的认识也在悄悄变化,而不再像过去一样都会“高看一眼”。许多人提醒,中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不提早回国就没有位置,一定程度上对留学人员产生了恫吓作用。此外,留学人员也面临“水土不服”的问题,很多人并没有脱颖而出。

其次,中国是事业发展的沃土,但却可能未必是宜居乐活的家园。许多中国大城市的宜居环境不仅没有得到显著提升,包括环境、交通、住房、医疗和教育等在内的公共服务难题,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迹象。最近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中国大城市的雾霾程度一旦加剧,第二天在网上搜索“移民”的人数就猛增。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审查,以及许多不合国际惯例和规则的做法,也让留学人员无所适从并付出代价。许多回国人员都感叹,“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在事业与家庭之间似乎很难求得平衡。实际上很多留学人员家庭的男性回国发展,女性则留守海外,形成候鸟式迁徙的“海鸥”现象。一些人调侃他们是“内在美”(内人在美国)或“海外妈妈团”,其中也映射了中国留学人员的矛盾心理:一方面是巨大的商机和发展前景,另一方面则是难以适应的生活环境。

尽管调查显示海归中女性的比例高于男性,但不应忽视的是出国人数中的男女比例失衡。“女海归”回国的涌现似乎令人费解,因为高学历和高收入的单身女性在中国很容易沦为“剩女”。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不少独生女迫于父母压力而选择回国。此外,人情社会的交往负担很重,让许多习惯了海外国家简单交际的人们感到身心疲惫。许多人开始对“好脏好乱好热闹”的中国社会感到迷茫,越来越向往“好山好水好寂寞”的海外生活。种种迹象表明,糟糕的生活环境已经开始侵蚀人们对母国的忠诚,可以预见许多有能力的中国人会被雾霾、拥堵、上学难等类似问题驱走。

在全球人才竞争态势日趋激烈的情形下,如何吸引、发展和留住人才,就成为关乎国家命运的关键课题。与过去依靠人身束缚、道德感召或爱国教育等手段要求人才回国不同,现在人才可以“用脚投票”,需要通过事业前途和生活前景大力吸引。诚然,许多留学人员仍然期望回国发展,以便让子女接受中国文化教育,避免他们成为不懂华文和不谙中国文化的ABC(美国出生的中国人)。但是,如果同人才发展相关的配套工作和生活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就很难真正吸引和留住人才。即便是吸引了人才,也可能“人在曹营心在汉”,留得住人而留不住心。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