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来兴:从“工匠精神”到“创客文化”

字体大小:

傅来兴专栏

2016年中国“两会”召开时,第一次将“工匠精神”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中,令人耳目一新,也迅速在中国社会引发各界的热议和思考。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报告中的原话是,要“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

中国是崛起的经济大国,是世界的工厂,各种各样的产品广销世界各地。但近期很多中国人到国外抢购牛奶粉、马桶盖、眼药水、电饭锅,甚至是中药,其中抢购牛奶粉太疯狂还被限购,被认为是中国的耻辱。这反射出中国人对本身的产品缺乏信心。

李克强提出“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后,3月29日又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中国质量奖颁奖大会上,催促各行各业“弘扬工匠精神,勇攀质量高峰,打造更多消费者满意的知名品牌”。中国制造业要通过强化“工匠精神”,重塑国货的新形象,但要赶上先进国家对产品质量认真的态度,还有相当的距离。就像我国一直致力提高生产力一样,不是说说谈谈就能达到,需要环境、文化、人的素质和政策条件的配合。

“工匠精神”并不是一个新名词和新概念,像瑞士、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产品精雕细琢,因为工匠的坚持专注,要求产品完美精致,不容忍质量瑕疵,秉持对工作的执着,才能生产出精品。瑞士的手表、小军刀,德国的汽车,日本的家用电器,一直是“工匠精神”的表率。

世界一些国家的小地方,有些家族代代相传某种技艺,只专注于生产一两种工艺产品,在质量和品质上追求完美和极致,赢得行业的尊敬和消费者的信赖。从产品的设计和完工,体现出匠人踏实专注的气质,坚持慢工细活、不浮躁的精神。

德国、日本能在二战后重新崛起,与这两个国家的民族崇尚“工匠精神”有很大关系。日本人把工匠叫做“职人”,职人从事的工作统称“工芸”。在日本位于新潟县中部的城市燕市,有家专门研磨金属加工的公司小林研业,是日本“工匠精神”的典型故事。

这家成立于1962年的小公司,厂房是一间木造的老房子,面积不超过100平方公尺,毫不起眼,但却在2001年,由五个研磨技师花费了大约四年时间,为当时风靡全世界的内置硬盘式便携音乐播放器iPod,以研磨的功夫为只有0.5毫米厚度的背板进行加工,累计打磨了超过100万个。

但赢得苹果公司的iPod合同,在这样简陋的地点,由工匠将iPod背板一个个地打磨成像镜子一样闪闪发光,光滑细腻,并没有让小林研业赚得很多钱;同样的,在德国一些家族企业的“工匠精神”,也面对生存的考验和后继无人的困境。

在讲求快速生产销售和追逐速利厚利的时代,像小林研业和其他研磨公司,即使有令人惊叹的技艺,讲究慢工出细货,坚持把铁、不锈钢、钛等原材料冲压加工后,研磨得十分光滑才能上市,已经不行了;其中一个挑战是来自中国,在上世纪尾,中国制造的低价类似品冲向全球市场,迅速打倒了它们。

然而,中国大小工厂能生产出各种产品,却并不讲究质量,而且市场上仿冒假货充斥,消费者在国内或国外抢购外国制造的产品,终让中国人发现本国缺乏技术精湛的工匠,感叹缺乏追求细节完美的“工匠精神”,无法让中国从制造大国转变为制造强国。即使将“工匠精神”纳入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国产品要在国际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还得从改革创新、提高产品质量这个核心竞争力上下功夫。

然而,“工匠精神”并不过时,因它所强调对工作的专注和坚持,必须重视产品质量的原则是一样的,把工作做好,不随便应付,缝制旗袍的就好好缝制,冲泡咖啡的就认真冲泡,烘焙面包的就细心烘焙。

重视研发和创造价值是目前全球经济发展的趋势,而“创客”(maker)是正在崛起的一种民间生产经济。一群酷爱科技、热衷实践的人,把兴趣与爱好结合,以分享技术、交流思想为乐,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有些甚至不以赚钱为目标。

创客是一种不妥协的次文化精神,也被称为hacker(黑客),意即相信有破坏才有创新。因此创意、创新是创客文化的核心理念,他们在所在地形成创客空间(makerspace)或以创客为主体的黑客空间(hackerspace)来传达“创客文化”,将热衷实践的人集中在一起,激发每个人的创造力,从自己动手解决问题中创造出新产品,因此“创客”也称为“自造者”。

去年10月,马来西亚创客许子仁和雪兰莪州政府合作,在巴生的数码创意中心设立面积约600平方英尺的创客空间,提供各种工具器材让创客使用。他们并不都是行业中人,却懂得烧焊、编写程序、组装家具等技能,利用废物制作出各种新产品。马国有心人致力推广“创客文化”,据知还有数间创客空间坐落在槟城,让反对墨守成规的人一起脑力激荡。新加坡有一家社区科技中心叫HackerspaceSG,以会员制提供创客交流的空间,但具体运作方式则不清楚。

“工匠精神”在分工太细的现代社会,生存空间有限,鼓励“创客文化”则可以尝试,让人们先在家里或社区接触工具,研发、改良、组装、自创,从自己动手的学习中提高自己的技能,这或许能促成另一类小企业家出现。有些国家已将创客运动提升到国家等级,“创客文化”的座右铭“只因为我们行!”(Just because we can),正是推动一群创客前进的力量。

作者是本报高级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