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冰岛之怒

字体大小:

漫步

严孟达

本周一,从巴拿马 “外泄”的1150万份交易文件,让子弹乱飞,射向全世界各个角落。

外泄的始作俑者是巴拿马的莫萨克丰塞卡律师事务所(Mossack Fonseca),有匿名者将文件提供德国《南德意志报》,该报通过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与全球100多家传媒“分享”。

文件涉及200多个国家,时间跨度从1977年至去年底,是该律师行与世界各地客户在这近40年间的交易文件,数量和信息量空前惊人,涉及上千人,包括12名现任和前任国家元首、61个国家领导人的皇亲国戚。

最先中弹的是冰岛总理贡劳格松,他被指和妻子“在冰岛金融危机期间,通过岸外公司将数以百万美元计的投资隐藏在巴拿马的银行中。”2008年爆发全球金融危机时,在欧洲,这个人均GDP列世界前几名的小富国,首先爆破金融泡沫,幸好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30多亿美元的及时雨,四年的时间便复苏过来。但是,当年金融危机造成冰岛金融体系崩溃,国家和人民几乎一夜破产的艰难时刻,贡劳格松没有与民共患难,却通过岸外公司保住了财富,今天冰岛人民的愤怒可想而知。

“巴拿马文件”风波中,冰岛总理的出事,最让我感到意外。印象中冰岛是“透明国际”组织眼中的优等生,廉洁名次一向不错,是北欧几个让世人称道的清廉小国之一。“透明国际”像是全球的巡案大人,每年调查各国给人的印象,以印象指数列出一个世界国家廉洁排行榜。在2015年的清廉国家排名中,冰岛跟澳大利亚同列第13(得分79)。

“巴拿马文件”公诸于世当天就在冰岛政坛和社会引发强烈震荡,冰岛仅32万的人口中,有2万多人上街示威,要把总理贡劳格松拉下台,据说示威人数还超越了2009年推翻右翼政府的规模,第二天冰岛总理,连一句自我辩解的话都没说即失去乌纱帽,成为此次泄密风波中首个应声倒地的政府首脑。

“巴拿马文件”在冰岛引发及时效应,表面上是反对党借机向政府发难,更大的原因,是冰岛人民表现出维护政治廉洁的高度决心。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做到零贪污,因此,在贪污事件暴露后,政府采取的行动,人民反贪的意志力是构成外人印象的重要因素。由此观之,“巴拿马文件”风波不一定会影响冰岛今年的国际廉洁排名。接下来,从世界其他国家在“巴拿马文件”风波中的应对,可看出他们对贪污问题的态度。不少国家一向把“透明国际”当透明,“巴拿马文件”又何足畏哉!

“透明国际”组织自1995年推出贪污印象指数后,新加坡一直保持亚洲最廉洁经济体的地位,2015年排第8,在丹麦、芬兰、瑞典、新西兰、荷兰、挪威、瑞士之后。从得分来看,新加坡得分85,跟丹麦(91)、芬兰(90)有几分的明显差距,这几分差距值得新加坡认真检讨。

从1995到2015年的20年里,新加坡始终名列十名之内,显示新加坡一直很努力地维护政治清廉的金字招牌。前几年,高官贪污落马事件接二连三,对新加坡的国际排名没有显著的负面影响,政府对付贪污事件发生后的态度和立场是主要因素。

“巴拿马文件”内容所涉及的地域和时间跨度既广且大,国人难免要问,新加坡难道没有人或是机构被点名吗?财政部和金融管理局已表示,“新加坡严厉看待逃税问题,不会容忍这商业与金融中心被利用来进行税务相关罪行。我们已建立了一个强而有力的法律、税务和监管框架,再加上严格的监管制度,以对付跨国际的逃税行为。”此事在我国的后续发展,我们拭目以待。

事有凑巧,贪污调查局前天在国家图书馆举行“贪污解密”的展览,可让公众一窥政府多年来的反贪成果。李显龙总理在展览会的开幕仪式上说,“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要保持廉洁的体制就得从最高层做起,我们致力于维持诚信的最高标准。”反贪治贪在新加坡已成为一种政治文化,政治领袖必须有一种高度自律和自我期许的使命感,才能确保反贪体制的可持续性。

廉洁政治仰赖体制而行,更靠领袖以身作则,两者之间是互为因果的关系。政治文化以廉洁为名,才能为企业文化、民族文化立楷模。新加坡正在努力向全世界证明,李光耀去世后,他留下的许多善政,不会人亡政息。廉洁政治是其中最大的考验。

冰岛人民的愤怒已告诉我们,经济危机可怕,廉洁政治危机更可怕。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