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亮:新加坡的公共交通改善了吗?

字体大小:

狮城脉搏

民情联系组对公共交通课题的最新调查结果鼓舞人心,因为反映车资可负担性、候车时间和拥挤程度等方面的多项指标,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善。这项调查也同陆路交通管理局不久前披露的民众调查基本吻合,即八到九成的受访者都表示满意。但是,除了民众的主观感受以外,或许需要通盘考虑,吸收更多的客观指标,并同其他国家的城市横向比较。

新加坡的公共交通在全世界来看都是值得称道的,其新颖而独特的一体化发展模式,也吸引许多国家和地区前来取经。新加坡采取双管齐下的发展策略,一方面通过各种经济手段限制拥车率,另一方面则大力提升公共交通的服务素质,从而在二者之间求得微妙的平衡。虽然距离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所预言的“零拥车率”还有很大距离,但目前对家庭拥车的控制仍然是有效的。与此同时,尽管地铁系统偶有服务中断的糟糕表现,但是总体来说新加坡的公共交通表现不俗,似乎到了“孤独求败”的地步。

新加坡公共交通取得的成绩令人肃然起敬,但“高处不胜寒”,此时也是一个值得警惕的危险境地。当八九成的民众感到满意时,这种高位运行的状态就很难进一步提升了。更为重要的是,当民众对政府的满意程度进入迟滞不前的高原期时,犬儒主义或玩世不恭的批判性公民群体,就会越来越凸显。他们似乎对什么都不满意,稍有不如意就跳脚。通过客观指标与主观感知的不断对话,逐步校准民众的主观感受,使二者不断逼近和相互印证,或许是持续提升公共交通满意度的关键所在。

公共交通是“智慧国”计划应用最广泛的领域之一,这得益于搭载车辆上的各种数据采集技术。公共交通系统不断产生全覆盖、精准、实时和动态的大数据,为评价其综合表现提供了最可靠的依据。这些自然产生和自动传输的交通数据,完全可以用于校准民众的主观判断,因为后者往往容易受到许多主观因素的干扰。

以拥挤程度为例,无论是巴士还是地铁都需要在上车和下车时刷卡,这就可以轻松计算它们在任何时刻搭载的乘客人数。目前,陆交局开发的MyTransport手机应用程序,已经可以查询下一辆巴士的拥挤程度,并分为红色(拥挤)、黄色(适中)和绿色(不拥挤)三种颜色,方便乘客规划出行时间和路线。如果将这些大数据汇集起来,就可以对每条线路的拥挤程度,有非常精准和及时的评价。除此以外,候车时间、车资的可负担性和乘车舒适度等,都有取得业界共识的客观指标。

另一方面,应提供同类城市公共交通的客观数据,让民众不要忘记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意识到新加坡的公共交通状况堪比世界级的最佳纪录。例如,为许多国家提供车载GPS导航系统的数据公司,都发布了全球主要城市交通拥堵的监测结果。诚然,不同城市的交通基础设施和主要交通工具都不尽相同,但这种横向比较会令人印象深刻,并不断校对公共交通绩效的衡量标准。

当然,无论公共服务系统的客观表现有多好,无论新加坡比其他城市有多优越,如果民众不甚满意,政府仍然需要反躬自省,而不是责怪民众不理解。毕竟,客观数据本身也存在盲点和偏误,甚至不能反映客观事实。但是,从公共交通等一些较为成熟的领域入手,完全可以通过“三角测量”的方式,利用多种数据源去不断校准民众的主观感知,使其不至于太过偏差或波动太大。与此同时,加强民众与公共服务提供部门之间的对话和谅解,或许是实现双赢共进而值得努力的方向。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