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赟:也谈对中国内政外交的误读

郑永年先生近日发表了《西方对中国内政外交的五大误读》一文(刊于《联合早报》2016年4月12日),虽名为西方对中国的误读,其实主要是为目前中国内政外交寻找理论上的合理化,而并非是说西方对中国真有多少误读。

比如第一点“十八大以来政治的集权趋向”,郑先生就再次重申了“改革需要权力集中”的旧观点,并将种种问题包括腐败都归结到权力分散之上。郑先生去年3月接受人民网专访时也有类似表达,即“中国需要强势的习近平”,并强调人治而非法治的重要性,他提到“第一代毛泽东、第二代邓小平都是政治强人,但是人民知道他们不是为了个人、家庭或小圈子的利益,而是为整个国家的,他们做事是带着一种理想主义的。”对于人治与法治之间的政治学区分,我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再多赘述了。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