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奕婷:失与施

停一停

本次财政预算案让一群女性特别欢喜,也让另一群女性尤其忧心。

欢喜的自然是长久以来无法和已婚妇女享有同样产假和育儿福利的未婚妈妈,终于迎来福音,往后不但能拥有同等的16周有薪产假,她们非婚生的儿女也同样会获得3000元儿童培育户头起步津贴。

不过,向来就享有不少个人所得税扣税额的高收入在职母亲可就不开心了。从2018估税年起,她们将面对8万元扣税顶限,也就是说尽管符合的扣税项目总额超过8万元,却只能扣税满8万元,其余收入所得一概得缴税。

虽然这项新税务措施并非只针对女性,但由于一些扣税福利如在职母亲的子女估税扣税,以及外籍女佣税估税扣税项目,都只有女性可获得,能享有达8万元扣税额的男性相对非常少,因此不少税务专家估计,政府所说的约1%受影响纳税居民,主要将是女性,特别是拥有超过两个孩子的高薪妇女。

新税务措施宣布后,周围不少受到冲击的在职母亲纷纷表达不满,申诉这对在职母亲不公,也与政府要鼓励妇女婚后继续工作的用意背道而驰。也有妇女反映,政府鼓励国人存钱为退休后的生活作准备,但限制了扣税额后,不少在职母亲单是外加在职母亲子女估税扣税后,就已经达到8万元扣税顶限,参加退休辅助计划(SRS)变成没有扣税作用,政府岂不是也在削弱存钱养老这个宣传信息的成效?

站在女性的角度,我可以感同身受地了解这些妇女的懊恼,毕竟在职母亲作为“上有老下有小”的夹心层,纵使收入高,负担也并不小。况且,就如许多未婚妈妈也一直为现有育儿福利将她们排除在外而感到不平,任何群体若觉得面对与大部分人不同的更严苛对待,难免都有一种被歧视对待的不忿。

然而,对于周遭的一些负面反应,身边有人反问了我三个问题:在新加坡这个下嫁仍不太普遍的社会里,高收入在职母亲往往也有一个不太逊色的丈夫,夫妻俩年收入轻易超过25万元,他们有资源享有养儿育女的乐趣,甚至还有闲钱让孩子上各种益智课程、全家出游;反观低收入者应付日常生活已经捉襟见肘,可能因为经济负担甚至不敢生孩子,难道富裕的人不应该分享一点资源,让低收入者获得补助,也有机会为人父母吗?富裕家庭的孩子已经有不少先天优势,难道这些高薪家长不应该拨出一点资源,辅助贫困家庭孩子的成长吗?再说,年迈时富裕者想必已经储备了养老金,还有儿女可以依靠,但低收入者可能两者都缺乏,晚景恐怕会更凄凉,难道不应该现在帮助他们避免在未来面对这样的窘境吗?

在自己什么都有或至少有万全准备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分出一点资源,给处于弱势的他人予机会,过更好的生活呢?从这样的出发点重新看待新的税务措施,焦点不再是本身的“失”,而是那份“施”,必须多缴税者的反应或许就会不一样了。诚如许多人赞同将未婚妈妈待遇与已婚妈妈划一,让为人母者有同样的育儿机会、给无辜的小生命同样获得照顾的机会,也是企业运作安排受影响的“失”,以及政府得发放更多育儿福利的“失”所成就的。

资源的分配不可能全然公平,因为有人取,总要有人舍,而所谓的公平,不可能要求平等的付出,也不应该是追求平等的结果,而是每个人拥有平等的机会。无论是受教育、拥屋、成家立业、获得基本医疗服务,或是养老等,一个公平的社会应该让每个人在各方面都有同样机会达成所愿,而将每个“失”视为一种“施”,是整个社会应集体培养的正面心态。

每年收到缴税通知信,信末总有一句“谢谢你对国家建设的贡献”,或许一句更有感染力的温情呼吁,是“谢谢你为他人创造了机会”。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内容主任

angyt@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