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汉钧:决战犀鸟之乡

国际漫游

阿德南一方面须借助国阵中央的资源为砂拉越国阵拉票,要求中央政府给予更多资源发展砂拉越基础设施,以留住民心,另一方面也须警惕避免被载浮载沉的腐败之船拉下水。

马来西亚“犀鸟之乡”砂拉越本周一解散了州议会,提名日将落在4月25日,5月7日举行州议会选举投票。

砂拉越此时此刻举行州选举,是对马来西亚首相纳吉的考验。这是纳吉被揭发七亿美元政治献金丑闻、闹出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风波和反对派揭竿要他下台以来的最大规模选举。外界可透过这场选举,一窥选民对纳吉和国阵的观感,甚至将其看作两年后全国大选的风向标。

就砂拉越内部而言,这场选举也是对首次领军的砂拉越首席部长、砂拉越土著保守党主席阿德南的考验。

阿德南上台两年,建立了开明形象和做出一些政绩,例如承认华文独立中学统考文凭,就让当地华社对他另眼相看;而且他与丑闻缠身、恋栈权位的前任首长泰益玛目切割较好,所以有望带领砂拉越国阵取得比上届州选举更好的成绩。

泰益玛目在位33年,是砂拉越在位最久的首长,其庞大的家族企业常被指涉及腐败,并将砂拉越天然资源占为己有,到执政后期已开始遭唾弃。他在2014年2月交棒予其钦定接班人阿德南。

阿德南上任两年所走的路线,已被冠为“阿德南效应”或“阿德南模式”。例如他在反腐方面警告当地木材公司不要非法伐木,允许反贪污委员会调查砂拉越木材公司的活动,冻结数百个涉嫌非法伐木的公司和个人账户。他还开始了与土著本南人的对话。本南人在1980年代开始反对伐木活动,直到阿德南上台才获得州政府愿意对话的机会。

他在州内展现敢于向吉隆坡中央要钱和要权的英雄形象,包括要求提高中央给予砂拉越的石油税、下放教育、卫生、交通、地方治安方面的权力、向非法移民宣战等。

他特别亲近当地华社,提出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和拨款予独中,强调多元化,塑造开明形象。去年“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组织(Sarawak for Sarawakians)和达雅伊班协会号召的集会虽然不获警方许可,阿德南却批准了集会。

国阵的西马华基政党认为,如果选举结果证实“阿德南模式”能吸引华人选票回流国阵,他们将力促国阵中央采纳“阿德南模式”。

不过,一个在砂拉越民都鲁的朋友说,“阿德南模式”只是表面功夫,即使是所谓的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也仍须在马来西亚教育文凭考试(SPM)中考获马来文A等,才能申请公务员工作。

这个朋友还说,阿德南滥用了砂拉越的移民自主权,容许国阵领袖到砂拉越拉票,却不允许反对党领袖入境,“让很多人感到不公平和不满”。

阿德南也并非没有弱点。他在州内强调反腐,却无法对深陷腐败丑闻的纳吉说不。阿德南要如何保持与国阵中央的关系,形同走钢丝。他一方面须借助国阵中央的资源为砂拉越国阵拉票,要求中央政府给予更多资源发展砂拉越基础设施,以留住民心,另一方面也须警惕避免被载浮载沉的腐败之船拉下水。

纳吉深陷其中的风波丑闻,究竟会对砂拉越选票造成多大流失,目前还是未知数。毕竟砂拉越与吉隆坡隔着南中国海,政治献金、一马公司等丑闻的风波,来到砂拉越可能只剩涟漪。尤其是土著选民,中央的种种政治斗争、腐败对他们来说犹如天边的事;而国阵政党每逢选举就会到深山里大派糖果,这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实际、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砂拉越的发展相对滞后,这使得选民的选举诉求有别于其他地区,他们更重视哪个政党能给他们带来发展、带来工作、带来生活。三年前马来西亚全国大选期间,我到美里采访,当地一个非法长屋面对拆迁,无处可去的贫穷居民告诉我,谁能帮他们解决居住的问题,他们就把选票投给谁。

阿德南面对一个优劣势有增有减的政治环境。国阵要继续执政砂拉越应该不是问题,阿德南的考验应是能否保住三分之二绝对优势。

若阿南德能够保住三分之二优势,对纳吉而言,他将能把选举成绩解读为对其有利的局面,说明选民依然支持他及他所领导的国阵;对反对派而言,这将宣示纳吉阵营的基础进一步夯实,前首相马哈迪要把纳吉拉下台将更加难如登天。

(作者是本报记者 nghk@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