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韦亦:为了孩子改革会考有必要

五湖四海

教育部代部长(学校)黄志明在国会上表示,从2021年起,全国小六会考的成绩将以分级制取代现有的总积分(T-score)制度,希望能减轻对考试分数的过度偏重,让学生有更多时间和空间全面发展自己的兴趣和强项。

这一调整无疑是大胆的;以本地的境况而言,这也是前卫的。当然,很多国家都在孩子年纪较大以后才进行学术分流,但是由于我们已习惯了目前的做法,大家都觉得小六分流是理所当然、无可厚非,也可能是最正确的做法。消息发布后,主要有两派看法:理想派欢呼叫好,觉得应该把童年还给孩子;积极派认为这改革会造成下一代堕落、散漫,新加坡就会失去竞争力,沦为第三世界国家。

大家都言之有理。刚巧4月15日晚上我有一班中学生来上课,他们刚经历过小六会考这关。我便借机用这热腾腾的话题作为他们的论文题,寻求他们的看法。原本以为经历了会考的“摧残”,他们一定会举起双手支持这项新的改革,但是没想到他们竟然都反对这个政策。

有学生说他们经历最艰苦的小六会考,而且他们的会考包括严格的打分制度,若其他学生可逃过这劫,就实在太不公平了。其他的学生说,没有总积分,差的学生有可能进名校,拖累名校的水准。也有学生觉得没有了总积分,大家就不知道自己和他人谁比较优秀。

听了他们的观点之后,我更坚持我的看法,觉得减轻考试分数比重是正确的做法;如果能够废除会考,那更是锦上添花。从孩子们的反应看来,我觉得这个政策必须快马加鞭地进行。

自己经历过了痛苦所以别人也得“共患难”的心态,代表了这种竞争激烈的环境让他们少了同理心。为了培养他们的批判性思考,我不断挑战他们的观点。我用较极端的例子反问他们,如果我是个奴隶,逃出主人的魔掌后,国家宪法规定废除拥有奴隶的行为;我若叫屈,说这是不公平的,对吗?我也反问他们,为什么资源就一定要留给最优等学生。如果学生已追不上他人,我们是不是该给他们机会追上,助他们一臂之力,不该以一次的考试判他们“死罪”。我也问他们12岁就要分出高低是否正确。他们被社会的规范给影响,觉得传统或者已延续下来的政策一定是正确的。

我觉得停止公布小六会考总分和去除钟形曲线,是正确的方向。新加坡是必须保持竞争力,可是我们是不是该同时教导我们未来的主人翁拥有一颗同理心?如果他们有个“我受罪所以他人也得受罪”的心态,或拥有精英心理,觉得他人不该追上自己的步伐,或缺乏对现状的批判性思维,我们的国家不管有多成功,都会缺少一个很重要的元素——灵魂。

为了保持竞争力、为了国家富裕,而牺牲这些孩童应该有的童真,我觉得不值得。非常感谢教育部做出这举动,纠正这已久的问题,让我们的下一代更健康、快乐地成长。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weiyi.lim@studyro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