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回教恐惧症”的另一面

字体大小:

漫步

李显龙总理过去一周到约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行政首都拉马拉所作中东之行,是一种必要的平衡外交,对国际是姿态的展示,对国内也可让我国回教徒感到欣慰:我国并没有忽略中东这个回教文明发源地的重要性。

我国将加强对巴勒斯坦的技术援助,投入职业与技能培训的金额倍增至1000万新元。新加坡通过具体行动表示,巴勒斯坦有争取生存空间的权利,他们不应该成为国际社会的孤儿,同样的小国命运,我国对其处境更添几分“感同身受”。

中东值得新加坡人关注的另一点是,这个地区是世界回教宗教教育的中心,世界各地的很多回教教士(包括新加坡)毕业自那里的回教学校(madrasah)。随李显龙总理出访中东的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以及宏茂桥集选区议员殷丹博士和新加坡回教理事会负责学生事务的高级主管阿巴克里)在约旦首都安曼时,与在约旦和伊拉克北部城市埃尔比勒(Erbil)等地念书的近100名留学生对话,“回教恐惧症”自然而然地成了对话会上的一个焦点话题。从我国主流媒体的报道来看,中东留学生对一些不利于族群关系的形势发展感到担忧,显示他们虽远在中东却没有置身度外。

留学中东的回教学生仅占我国在外读书的学生中的极少部分,他们接受了回教的高深教育之后,在宗教观和人生观方面能否与新加坡的世俗社会融合,并促进回教社群与其他族群的交流,这个问题相信已进入国家的政治议程中。

马善高说:“这些留学中东的学生都可能是未来的宗教领袖,他们不能为了捍卫宗教而离群独居,只与自身的社群打交道而不愿意与广大的社会接触与交流。”当极端回教组织发动的恐怖主义,以及恐怖组织能够利用互联网社交媒体向各地回教徒召兵买马的时候,回教教士在社会和谐以及国家安全中扮演了前所未有的重要角色。

中东留学生将来回国后,不少会是回教社群的未来宗教领袖,也有些会进入不同的行业岗位,无论他们将来扮演何等角色,他们的宗教教育背景将影响他们的待人处事的态度,以及他们个人与整体社会的互动。马善高明确地提醒这些学生在约旦深化宗教知识后,回国执教时能认清社会情况,“并且协助民众不被外界力量说服,变得激进”。从中东回来的学生将站在抗拒宗教激进化的前线,也肩负起宗教和谐和防止“回教恐惧症”滋长的重任。

根据马来西亚《星报》电子版(The Star online)的报道,柔佛州政府最近禁止16位“自由身”教士(freelance preachers)进行公开传教的活动,以防止他们在回教社群中“制造混乱和分裂”。柔州特别先公开了三个名字,其中一位名叫Rasul Dahari,疑是来自邻国(新加坡?)这些没有向当局注册不受认可的回教教士可能散播恐怖主义的思想,危害公众安全,才是柔州政府的忧虑所在。柔佛州政府的最新行动,似乎意味着这个问题的严重化。

柔佛与新加坡一水之隔,“自由身”教士也可能渗透入本地,我国的回教社群不可不防。柔佛州对传教士有一套注册鉴定的做法,管制国内和来自国外的教士,并认真执行,这一点令人欣慰。回教社群对回教教士尤其是外来传教士的管制,是防止恐怖主义乘虚而入的一个重要环节。马善高对中东留学生说“新加坡很幸运地培养了土生土长的宗教学者,他们了解新加坡社会及如何在我国灌输宗教教义”。主管回教事务的部长雅国近日在国会辩论文化、社会与青年部的预算开支时透露,新加坡80%的宗教教师在鉴定制度(Asatizah Recognition Scheme)下注册,另20%的宗教教师中有些并没有受过正式训练。

确保本地回教教育不会偏离正轨,就只能靠回教社群本身实施一套体制化的管制。回教社群如何看好自己的门户,是几位马来议员近日在国会中所提出的问题。加强应对极端回教主义在互联网上的影响力,在宗教课程中“拨乱反正”,灌输正确的教义,防止回教徒受到外来和网上的误导,马来和回教社群本身正在努力中,而他们的努力也必须让其他社群听到和看到,这是有助于消除“回教恐惧症”的一大步。

雅国在国会中答复马来议员的问题时说,所谓的“进步”就是“以一种开放的思维了解现代世界”,“我们必须通过广泛阅读,受到尊敬,平衡不同的想法、忧虑和利益,求取共识。”对其他社群而言,道理也是如此,确保社会的和谐有赖于各社群的集体努力。  在极端回教主义者眼中,我们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目标。新加坡的反恐和防恐网络越严密,对恐怖主义者越是一个挑战。更大面积的电眼监控,更广泛的军警巡逻已逐渐成为常态。从国防、外交到国内治安,维护国土安全已是一项环环相扣的精密工程。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