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伦纳德:移民超级大国

字体大小:

我们已经进入移民时代。如果所有生活在国外的人联合起来,成立自己的流浪共和国,该国将成为拥有超过2.4亿人口的世界第五大国。

虽然以移民世界如何改变国家政治为主题的文章不胜枚举,但对地缘政治的影响却很少有人考虑过。可是人口大规模迁徙已经创造了三类移民超级大国:即新殖民主义者、整合者和中间人。

新殖民主义者让人回想起18及19世纪从欧洲分散到全世界定居的殖民者,这样做不仅惠及他们自身,而且惠及了他们曾经生活的祖国。同样,21世纪最具流动性的人口,正在帮助其原籍国获得市场、技术和世界政治领域的发言权。

美国记者霍华德·弗兰奇描绘了非洲如何成为“中国的第二大陆”,因为超过100万新来的中国移民,正在改造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在生活于中国大陆以外的中国公民,人数超过法国国内的法国公民的情况下,类似的故事几乎在每块大陆上演着。当那些移民返回中国,他们的能力都能得到熟练的应用。他们在中国被称为“海归”,并主宰着这个国家的科技行业。

据估算,印度同样拥有约2000万超级成功且与外界紧密联系的民众。出生在印度的企业家是十分之一的硅谷企业的创立者。微软的首席执行员是印度裔,同样情况的还有英特尔奔腾处理器的发明人、摩托罗拉前首席技术员和谷歌的首席执行员。

印度从中得到了什么好处?首先,印度每年接收的汇款超过700亿美元,汇款金额为世界之最,在印度国内生产总值(GDP)中占比近4%,超过了印度的教育支出。而且尽管可能无法证明其因果关系,但印度人涌入美国期间,恰巧两国的地缘政治取向发生了变化,证据是在2008年历史性的核协议中,美国放弃了与印度和巴基斯坦保持等距的政策。

流动者如此之多,它们甚至可以在不被承认是国家的情况下,构成一个超级强国。据估算,有3500万自称“无国家民族”的库尔德人,正在成为欧洲政治上最活跃的移民人口。拥有大量库尔德裔民众的瑞典和德国,为库尔德自由斗士抵抗伊斯兰国(ISIS)的斗争提供军事支持,很可能并不是巧合。

第二类超级大国是整合者。描述美国有能力把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转化成美国人而从中受益的书,在图书馆里汗牛充栋。同样,安哥拉和巴西已经扭转了人才外流的状况,接收来自前殖民统治者葡萄牙的大量移民流入。但移民融合两个最抢眼的试验品,当属以色列和伊斯兰国。

离散的犹太移民对以色列而言至关重要,这反映在以动词“提升”为词根的希伯来语单词“aliyah”中。事实上,政府设立了“aliyah顾问”,还有免费的单程航班、语言课和各种各样的实际支持。结果导致1948年以色列建国以来人口出现了九倍的增长。

在与索尔·辛格(Saul Singer)合著的《初创国:以色列经济奇迹的故事》(Start-up Nation: The Story of Israel’s Economic Miracle)一书中,美国作家兼政治顾问丹·塞纳(Dan Senor)提出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问道,“以色列——一个只有710万人口、60年历史、被敌人所包围、从建国以来就战争不断,且没有任何自然资源的国家所成立的创业公司,比日本、中国、印度、朝鲜、加拿大和英国等和平稳定的大国还要多?”答案当然是移民的功劳。

这个比喻可能令伊斯兰国的领导人感到不快,但其组织在地图上的快速崛起,其实是借鉴了以色列某些经验的。所谓的伊斯兰国或许并未得到所有人的正式承认,但正处在以移民为基础的迅速建立的过程中。按照苏凡集团(Soufan Group)的统计,约有来自86个国家的3万人,已经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伊斯兰国控制区。

第三类移民超级大国是中间人,利用其自身地理优势,迫使患移民恐惧症的邻国做出让步。土耳其是其中最为明显的,该国曾一度祈求获得欧盟成员资格,但现在却成为与布鲁塞尔关系条款的制定者。一份泄露出来的欧盟领导人最新峰会谈话,揭示了埃尔多安总统如何威胁说,如果不满足其要求,就将难民用大巴士运到希腊和保加利亚。

还有一个中间人是尼日尔。作为90%西非难民前往意大利的主要交通枢纽,尼日尔成功地从上一份欧盟援助预算中,获得了6亿欧元(约合6.8亿美元)的援助保障。该国这样做是效仿了利比亚的卡扎菲,卡扎菲曾当众警告,欧洲如果不向他付费,截住试图跨越地中海的移民,欧洲就会变得“漆黑一片”。

如果首先从贸易全球化中受益的大国被称为七国集团(G-7),那么从移民潮中获益的国家、地区和机构,包括中国、印度、库尔德斯坦、以色列、伊斯兰国、土耳其和尼日尔,则可以称为移民七国(M-7)。随着对人口流动的控制权逐渐成为一种权力货币,接受M7领导的国家,将有机会提升自己的地缘政治分量。

对西方而言,最大的难题将是在关闭边境的国内压力,和接收移民的地缘政治优势间进行协调。至少,从目前情况看,似乎成本极低的难民流入,俨然已成为某种“危机”的G7,将继续帮助M7走上崛起的道路。

作者Mark Leonard是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主任

英文原题:The Migration Superpowers

版权所有: Project Syndicate, 2016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